/ 苟且

1Everything will flow but suede

从香港回来已经整整两个星期了,除了脑海中残存的音符和模糊的影像,我似乎想不到更好的方式来作为这篇文章的开头。我以为我会激动很久,我以为我会兴奋很久,我以为我会回味很久,但原来在演唱会结束的那一刻,我的心也跟着沉睡了。

晚上8点才开始,我们下午4点到场馆的时候,已经有超过100人在排队。一直等到快晚上7点,才开始进入场馆等候区。回头一看,队伍竟然在离入口光亮处还有10米左右的地方就已经断了。我们小声感叹,似乎不敢相信suede气数已尽。排在我们旁边是一高一矮两个成都来的大叔,他们在热切讨论着关于suede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稍矮的大叔一语道破天机:其实brett这哥们,自从戒毒之后,就玩完了。这个不争的事实在今天终于要让这些狂热的歌迷就此死心了吗?

例牌的调音,例牌的迟到,人群在经历一次又一次躁动后,终于在五个中年男人的出场那一刻,爆发了。每个人都恨不得自己是一块海绵,可以挤挤挤,挤到最前面!场面开始失控,你只有一个感觉:痛!脚被踩得粉碎,身体被挤得扭曲,耳膜被震穿,头发被扯断,可仍然有一个坚强的声音在告诉你:挤到最前面!

Brett几乎是在出场的瞬间就湿透了衬衫,他已经没法再像以前那狂扭屁股了,虽然他的声音、肢体、表情都在透露着妖娆,台下的歌迷也一如当初的疯狂与着迷。

Richard晃着他的双下巴沉醉的弹着吉他,我身后的哥们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叫:Richard!!!Richard!!!Richard!!!

音响真不好,brett发飙了。摔了麦克风,拔了耳机,狠狠的吐口水,台下的歌迷更疯狂了。Mat,Simon,neil,Richard却都异常冷静,冷冷的看着发疯的brett,音乐在继续。brett瞬间回到了状态中,也许是因为他知道,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耍大牌了。因为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brett给大家抛了一个飞吻,然后挥手说Goodbye。

台上空荡荡,没有人。大家知道这是固有的伎俩,虽然未免来得太快。于是狂呼suede,终于他们又在黑暗中徐徐走了出来。音乐响起,saturday night。全场大合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只有心中默默的悲伤。

终于结束了。等了5个小时,只为这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当粘在我身边的人散去,我才发现衣服已经全部湿透,沉重的搭在身上,那不是我的汗。找回被挤散的同伴,我们坐在场馆门口抽烟。就这样结束了,suede就这样走了,我们就这样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谁先站起来,说:走,吃宵夜去!大家突然都醒过来了,高兴的跟了上去。

宵夜场很热闹,狭小的茶餐厅里,一波又波的来。有来自广西有非主流朋克小美女,有贵州来的小丸子的同学,有成都来的woodstock,有重庆大厦来的麦田大叔,有中山来的你好同学,当然少不了我们这群旺角黑夜小团队。喝啤酒看照片侃大山,我突然感到纯粹的快乐。

suede也许是不会再有了,如西安的玲同学所说:在他们当红之时,根本不会来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如今来,只不过是捞最后一票,也许养老吧。也许吧,也许就是这样的。我想当brett在台上看着下面这团疯狂的乐迷时,他心里是否有一戚然,乐迷们虽然疯狂但却只为他年轻时u联系承认辉煌,今天他的蜕变得到的肯定却廖廖无几。

Everything will flow but suede。最美的,永在我们心中。

PS.感桂林乐迷米米同学的照片。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11年9月22日 下午2:23

    贵在坚持!!!
    丹娜来看看老连接。我的博客不得不搬家了,下载刚刚从新开通。
    有空来坐坐。

    多保重!!!喜欢你的图文并茂:-)

    丹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