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0死神来的时候,他不打招呼。

1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个玩得挺好的男同学,他姓朱,这是我对他名字的唯一印象。只记得,他家境殷实,经常流着鼻涕,啃着一个跟脸差不多一样大的水蜜桃。那时候,在我们家那种小地方,水蜜桃是非常罕见的,只有有钱人家的孩子才吃得起。

学校的班级根据楼层来分布,一共六层。第一层是一年级,第二层是二年级,以此类推。读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在四楼。那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传说五楼的女厕所闹鬼,所以很少人敢去。我们一群野得不行的美少女,常常玩一个游戏:就是把一个胆小的男同学推进那个女厕所,然后我们就把守在门口,看他吓得又跳又叫。虽然是大白天,虽然是课间时候,虽然被我们推进去的男同学都是半推半就,虽然大家最后全部都笑成一团,但是现在想想,真是罪过。朱同学,也曾经被我们推进去过。

然后,在进入五年级第一学期的时候,朱同学没有回来。老师说,他在暑假的时候去水库游泳,溺水身亡。

2

高一时候,隔壁班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是很多男同学的心仪对象,曾经被封为年级之花。她的名字,我已经全然不记得了。我和她算是有一点淡薄的友谊,听说她不但深受男同学欢迎,也因为自身仗义的性格,在女同学当中也是深得人心。我的初恋男友,当时还只是同学,更是奉她为女神,永远排在心中最爱第一名。

暑假过后,高二新开期回来,听说,她和家人发生争执,把整整一瓶敌敌畏混进冬瓜汤里,喝光了。被发现的时候,静静的躺在自己房间,早已没了气息。

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多少男同学眼眶发红,女同学泣不成声。

3

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回家帮忙照看家里的生意,其实也就是帮忙看看铺面,卖些杂货。那时候,常常有一个初中同学来捣乱。他姓武,这是我对他名字的唯一印象。我们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班同学。他家就住我隔壁幢,我们也曾经是前后排邻桌,发生过一些趣事,有过一些争吵,但没有深刻的友谊。

听说他自从上高中后,因为学业的压力,人开始变得有点疯疯癫癫,无奈下只好休学在家。他常常来我家店里,抓了东西就跑,也不给钱。并不跑远,就在我家店附近一直嬉笑着来回跑着,我常常生气的大叫:你!不要再玩了!

大二国庆假期,回家的时候,我妈告诉我,你那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同学,跳楼死了。听说那天晚上,他一整晚都很焦躁的在家里走来走去,喉咙里发出挣扎又痛苦的喊声:“妈妈,救我!” 家人人不知如何是好,不敢让他出去。凌晨12点,他突然停止了喊声,说了一句:“妈妈,拜拜。” 然后转身走出阳台,一跃而下。头着地,发出巨响。据邻居说,当时边上是一盏路灯,照得水泥地上那一滩血迹闪闪发光。

4

26岁的时候,我在网上约了几个小姑娘,去云南玩了一个月。回程的时候,由于一起回广州的同行小姑娘没带身份证,所以没法坐飞机。除此之外,她还没有钱。没办法丢下她不管,只好和她一起坐火车回来。于是托高中同学(也就是初恋男友)找他在昆明的朋友帮我们买了两张车票,并且在我们坐大巴到达昆明的清晨和我交接,一手给钱一手给票。昆明朋友的名字我并不知道,只记得他是一名警察。当时非常感激,真是大好人一个愿意这么帮忙。

三年后的一个晚上,初恋男友找我,说帮你买票的兄弟,他出任务的时候,被歹徒捅死了。

5

2009年,我去武汉出差,顺便游玩两天,我的旧同事张鸣接待了我。那一次的游玩风波挺多,40度的高温,还遇上了的士罢工。还遇到了他被轿车轻微碰到的事故,细节不再提了,都是过去的事。那时候他已经生病,化疗过后看起来一切都好。因为武汉之行,他的一些为人处事方面我不是太赞同,于是之后我们几乎没有联系。

几年后,突然发现他的QQ空间有更新(其实一直都有更新,只是我没有看),于是点开进去看看。我看到的是:儿子,你已经走了3年了,但是你却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不想让你的亲人朋友们忘了你……

6

几年前,有一则本地新闻震惊了我。在火车东站附近,一名男子用铁索吊死在路灯杆上。新闻图片上,他就那么无力的挂在路灯上面。报道说,根据摄像头的纪录,这名男子是冷静的自行爬上路灯杆,自杀。

当时,在讨论这个新闻的时候,一位同事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这个人选择这种方式,说明他有着必死的心,因为他知道,谁也来不及救他,他也没给任何人机会。

7

昨天,就在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如果我有足够的勇气,要死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永远不可能会发生那种死到一半被发现而抢救回来的剧情。如果我要死,真的很容易。谁会知道呢?也许只有等到尸体发臭被举报的那一天。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0 条评论

  1. 2016年3月16日 上午11:54

    寻死是很容易的,但自杀是个技术活。
    我有个表哥,跳楼没死掉,成天靠止疼片活着,一到阴天下雨……可他现在没有自杀的勇气了。

    回复

    1. 2016年3月16日 下午2:35 回复

      。。。

  2. 2016年3月16日 上午8:51

    我就不瞎参合了

    回复

  3. 2016年3月15日 下午4:44

    你俩聊的挺热乎啊,我来插个队~

    回复

    1. 2016年3月15日 下午5:08 回复

      LMS是我二师弟,整天就会捣乱

  4. 2016年3月15日 下午2:46

    如果我有足够的勇气,要死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死不需要勇气,只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回复

    1. 2016年3月15日 下午2:56 回复

      你先来。

      1. 2016年3月15日 下午3:20 回复

        一起吧。

        1. 2016年3月15日 下午3:26 回复

          你先行一步。

          1. 2016年3月15日 下午3:30 回复

            手牵手,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