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4南京傍晚的风,吹得人头要断。

从昨夜凌晨时分起,广州便一直暴雨下个不停。清晨赶往机场,坐在楼吧上,闷热潮湿的味道,我昏昏欲睡。邻座的男人一个呵欠直接把我熏醒。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好讨厌?对,我就是。

毫无意外,航班延误一个小时。下着暴雨,伞也随着行李一起托运了。然后偏偏又没有架接廊桥,坐的摆渡车。于是整一车经济舱的乘客,就这样冲进暴雨再冲进机舱。然后还有穿着雨衣在机舱门口的人验机票,于是一堆人挤在机舱门口淋着雨等候,暴雨也无法浇灭我的怒火。

邻座的中年大叔,直接一半身子挤在我的位置里。我很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优雅,抱着半湿的外套,一早起来做的头发早被淋的没有了型。我就这么狼狈的坐着,脸上的妆估计也是惨不忍睹。但是我还是要维持着我的优雅。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好事儿逼?对,我就是。

中午1点,落地南京,直接打车去酒店。司机大哥很能聊,整整一个小时,我们一直从南京的环境、广州的黑人问题、香港台湾的政局,一直聊到最近的恐怖袭击。最后打表盛惠147元,今天的市内交通报销算是超额了,自己贴钱吧。

入住鼓楼区的古南都亦凡公馆,环境不错,价格适中,住宿报销有限,这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了。还算满意。二话不说直奔客户公司,一直聊到下午5点。会面结束后,给领导打了个电话,领导说:那你别回来了,一直呆到把这个事情搞定你再回来。再给当地驻点商务同事打了个电话,同事说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聊一下明天的事项。挂了电话,有点郁闷,选择走路回酒店,也就6公里而已。一路上风吹得头都要断了,饿得不行,买了个麦当劳炸鸡一边走一边吃。优雅?已经被我当鸡块吃掉了。

我慢慢走着,走完整整一条草场门大街。来南京三次了,每一次都是机场、酒店、客户公司、酒店、机场。从来没有这样安静的走过,好好看看这个城市。天依然是灰的,路边的大树光秃秃的,我认不出来是什么树,满地都是细碎的不知道是叶絮还是花絮,当然也吹得我一头都是。

回到酒店,抽了几根烟。同事来找我,一起去一个破旧的小餐馆吃了一顿很有特色的酸菜鱼,还有臭豆腐肥肠煲,很好吃。我吐槽了一堆工作上的苦闷,我明明并不喜欢这个同事,对他也是怨言满满,但是见面了我却对他格外的亲切,好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好虚伪?对,我就是。

吃完晚餐回到酒店,谈了一下明天的计划,约定明天一早8点坐高铁去苏州。

这一天,好累。

发表评论

共有 4 条评论

  1. 2016年3月24日 下午3:22

    到酒店之后洗脸了吧?

    回复

    1. 2016年3月24日 下午4:06 回复

      并没有。

  2. 2016年3月24日 上午9:42

    一个人偷偷跑南京吹风去了。。。

    回复

    1. 2016年3月24日 上午11:53 回复

      出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