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7我的小酒瘾。

“我不喝酒,酒量很差,一杯倒。”这是我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虽然从没有人相信过,除了几个真正见识过的朋友。我对中国的劝酒文化深恶痛绝,劝酒一生黑。勉强别人,真的是一个太糟糕的坏习惯。但是很奇怪,往往向别人递烟,别人婉拒一句“我不抽烟”,对方即欣然接受。但是敬酒遇到婉拒,却往往无法接受。对此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两者有分别么?

我特别讨厌啤酒,因为我受不了那种发酵的味道,同理,我对一切酒糟食品也无法接受。17岁,高考结束那天,我跟我妈说,我想喝啤酒,再来一盘炒豆芽。于是我妈带我去了家里照相馆对面的小餐馆,给我点了一盘炒豆芽,外加一支啤酒。我喝了整整一大杯啤酒,吃完了一大盘炒豆芽,然后便醉倒了。胡言乱语,大哭大闹,同时全身都起了大团大团的疙瘩,把我妈吓坏了。

我妈给我班主任打电话,那是我极喜欢的老师。老师说,你让她疯吧,酒醒了就好了,你不要管她太严了,让她多出去玩玩。我很记得那个晚上,我忍受着酒精带来的身体反应,极其难受。听着我妈和老师讲着电话,我哭得一塌糊涂,觉得除了老师也许这世上再没人理解我那时的苦闷。

大学的时候,隔壁宿舍是一群酒量极好的同学,我常常跑过去跟她们鬼混。那时候最常的消遣便是把宿舍里的书桌拼起来,窗帘扯下来铺在桌面上,通宵打着麻将喝啤酒吃花生。我也是在那时候学会了打麻将,但是酒量依然差,只是不再起酒疙瘩了。有一天,连喝了三杯,便不醒人事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我愣了:这是哪?这不是我宿舍啊?这时候,突然上铺探出来一个神秘的笑脸,说:断片了吧?你昨晚简直重度晕迷啊!想把你送回宿舍都没办法!

出来工作后,二十三四岁的光影,认识了一帮喜欢吃喝玩乐的朋友,于是就跟着他们一起去酒吧玩。在酒吧里,喝的都是洋酒兑绿茶这种组合,常常喝醉,幸好都是些极好的朋友,都会安全送我回家。换了现在这个社会,再给我来一次青春,我是万万不敢随便在外面喝个烂醉如泥的。

后来,开始喝鸡尾酒。什么玛格丽特、日出、莫希多、长岛冰茶、金汤力、百利甜等,全数尝过,酒量却不见涨。记得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去华侨新村一家常常去的酒吧,名叫“WAVE”(当然现在是早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老板和名称了)。那家酒吧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房,有着开阔的室外花园和阳台。那天晚上我也只是喝了一小瓶375ml的百威,我摇摇晃晃的起身去洗手间。我们在二楼,推开门走到阳台,我扶着栏杆小心翼翼的沿着室外楼梯往下走。走到一楼的时候,突然感觉“砰”的一声,好痛!原来是我已经到了地面,直接撞到了楼梯。隐约看到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色衬衫的男士。我佯装没事,尽量端正姿态向前走去。然后我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地上。那位男士过来扶起我,问:“小姐,没事吧?”我潇洒的挥挥手:“没事!”然后便向洗手间走去,一呆便是半个小时。途中那位男士有来敲门,问我是否安全。其实我就蹲在地上根本已经起不来了。真的,很丢人。

在工作里,常常会遇到爱劝酒的领导、同事、客户,到后来,找工作的时候我都会声明,我不应酬不喝酒。因为我非常明白,应酬类的醉酒很危险,也没有人会照顾我,我只能自己看着自己。这个坚持 ,一直没有放下,

失恋的时候,当然会喝酒,把自己灌得烂醉。现在想想也是一件幼稚的事情,喝酒那么好的事情,为什么变成了一种折磨。

真正爱上喝酒,大概是三年前。那段时间,我喝红酒。我对酒没有太多研究,觉得口感好,喝得舒服就行了,大部分是一百来块在便利店买的开架红酒。每晚睡前喝一小杯,然后便可以拥有一个一夜无梦的美好睡眠。于是,我慢慢便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每晚跑完步回来,洗完澡,听着音乐看个电影或者看会书,喝一小杯红酒,然后便沉沉睡去。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写酒的专栏,吸收了大量关于酒的知识。于是,我开始自制鸡尾酒,还有,开始尝试喝威士忌。我最常喝的鸡尾酒是干马天尼。我甚至买了一套家用的调酒工具,自己练习调制。

添加利金酒是我的爱,2小量杯的金酒,加3小量杯的干威末马天尼,2块冰块,摇晃,再加上5颗腌橄榄,一杯完美的干马天尼便完成了。

我也爱清喝金酒,切一小片青柠檬,用威士忌杯倒上半杯金酒,加一小块冰块,简简单单,口感清爽又辛辣。

偶尔自制莫希多,哈瓦那朗姆酒2小量杯,3小量杯的苏打水,3块冰块,摇匀,再加上新鲜辗碎的薄荷叶,一小片青柠檬,简直人间仙境。

而到现在,我最常喝的是威士忌。三得利、占边波旁和庄尼沃卡是我最常喝的品牌。

在美剧《纸牌屋》里,Francis最常喝的就是占边波旁威士忌,出产于美国肯塔基州,是西部牛仔的最爱。口感浓烈,喝的时候常常幻想自己穿着牛仔衣踏着尖头皮鞋骑着马儿,在广阔农场驰骋,挥着着马鞭,掏出一个皮质的酒壶,随时随地来一口。

三得利,是日本的老牌威士忌厂商。认识它,是因为《迷失东京》这部电影。去年去日本旅行,我专门背回来一支老版的三得利经典版。三得利的口感醇厚,没有占边波旁那种奔放的牛仔精神,更像是一个优雅的老男人,内敛而又不失有趣。

庄尼沃卡红方,是我近期近期喝得最多的品种。口感顺滑,我喜欢喝纯的,偶尔加一小块冰。记得蔡澜老先生写过,他以前写稿子,一拿到稿费就会去买黑方来喝。经济拮据的拮据的时候,便喝红方。而我,作为一个收入不高的小白领,大概一个星期便会消耗完一瓶,还是红方性价比比较高。

如果某天,家里缺了酒没有及时补货,我会有一种焦虑感。睡前的一小时,我会小喝半杯,看一会书,或者一段电影,或者发一会呆,但是威士忌的陪伴不能少。

上周出差5天,我突然像丢了魂,压力山大无法排解。酒店附近竟然也没找到看起来信得过的便利店,又不想独自去酒吧,我只好去超市买了罐装的鸡尾酒来代替。

出差那天凌晨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倒上半杯红方,喝上一口,瞬间舒坦。我想,我是有了一点小酒瘾。

 

sherry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共有 17 条评论

  1.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06

    酒量真的是可以练出来的,就像你这样。
    威士忌的成本比啤酒高太多了。而且对我来说,小于1L的容器都不过瘾啊!

    回复

    1.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09 回复

      这算是南北差异么。
      人家都说酒可以练,我就是没学会。

      1.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24 回复

        不是南北差异。是一点点增加你的肉体对酒精的耐受性。从10提高到100不可能,提到20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1.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4 回复

          对,这个说得没错。我就是从10提到20这种水平,要想大幅提高那是不可能的。

    2.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10 回复

      其实我的酒量,是稍有一点点提高,不过并不大。之前看过一些文章,反正说酒量这个东西,是基因决定的。我也是无奈,其实我还挺希望自己是一个海量的人啊。。。小于1L不过瘾,看过你才是酒仙啊!

      1. 2016年3月31日 下午12:28 回复

        我只是喜欢麦芽味儿,而就像你讨厌发酵味道一样讨厌白酒的曲子味儿,虽然能来一点儿白的,但都是被强迫的,只有喝啤酒的时候才是真心的愉悦。啤酒离开冰镇和大家伙还有什么乐趣。

  2.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49

    失恋和酒是绝配。

    回复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56 回复

      看来你也深有体会,哈哈。

  3. 2016年3月31日 上午9:05

    醉过知酒浓

    回复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9:13 回复

      浓情化不开啊

    2.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08 回复

      其实看猴哥介绍的那几样调酒法,我真想亲自尝尝。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11 回复

        非常方便,真的可以试试。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21 回复

          我想亲自常常你调的,不是我自己想调酒。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24 回复

            你还亲自尝尝,你当你是总理啊。。。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11:43 回复

              我是为女王陛下试吃的。

  4. 2016年3月31日 上午7:04

    原来如此这样

    回复

    1. 2016年3月31日 上午9:04 回复

      原来如此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