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2东山往事。

10年前,我蜗居在庙前西路上一幢旧楼房的四楼,大概厨房厕所房间加起来一共18平米的样子。房子虽然小而旧,但是地段却是极好的。那一带位属东山区,是我心中广州最好的城区当之无愧的第一位。

每当我的情绪糟糕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我就会去那里。沿着满地落叶的署前路,经过越秀区图书馆,路过1号公共汽车总站,直走就是龟岗大马路,这是广州最早的步行街。如今知道北京路上下九的人很多,但却鲜有人知道这满是旧式建筑的大马路曾有的辉煌。

钻进人声鼎沸的菜市场转两圈,问问菜价,和卖米的大叔斩鸡的少年寒暄两句。然后买一碗热气腾腾的韭菜猪红汤,就在菜场门口的大树下趁热吃完。如果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走过马路对面就是长乐饼屋,新鲜出炉的蛋挞刚刚好,基本上半个小时内就会一售而空。

吃饱喝足后,再继续沿着新河浦的方向往前走,便是我最爱的东山湖公园了。整座公园的布局错落有致,虽谈不上移步换景,但是在整体规划上,我却认为和杭州的郭庄有异曲同功之妙。春夏秋冬各有美景,你何时来它都不会辜负你。

也就是在10年前,某一个平常的清晨,下着雨。我匆忙梳洗后,拿上包和伞便往外冲。两步并作一步,飞快的下楼梯。下到二楼的时候,我看见楼梯尽头有一位大爷,约摸70多岁光景,穿着白色汗衫,灰色长裤,光亮的脑门上飘着所剩无多几根白发。他双手展开,一手扶墙一手扶扶手,正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上爬,已经爬了2 级楼梯。

我停了下来。大爷听到声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扶着墙的手收了回去,双手扶着楼梯扶手。我见大爷让了路,便再一次往下冲。也许是我带动的气流太猛,也许大爷突然在那一刻手打滑,也许是上帝存心想跟我开玩笑。我发誓,我真的完全没有碰到大爷。然而,就在我经过大爷身边的那一瞬间,大爷整个人猛的往后摔下去。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伸出手想拽住我,却只抓住了我的衣袖,于是我整个人被大爷拉得猛一下往前冲。“砰!”的一声,他比我先着地,而且是后脑着地。我被拉得往前冲,但是又不能踩到他,情急之下我只好往前一跳,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踢了他一脚。

站稳后我赶紧问:“大爷你没事吧?!”他躺在地上,痛苦的说:“有啊!”我赶紧架住他的双臂,想从背后把他抬起来。但是,我想他的体重大概是我的1.5倍左右,而且是在完全失去自有支撑力的情况下,我咬紧了牙拼了命也只把他抬起一点点,然后又摔了下去。于是我只好走到他的侧边,先把他扶着坐起来,然后再慢慢扶着墙站起来。站起来后,我默默的扶着他上楼,什么也不敢说。快要上到3楼的时候,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我扶着大爷,扯开嗓子就骂:“哎呀!你这个老东西!你又跑下去干嘛?!你看你,妨碍别人姐姐上班了!你说你自己跑出去干嘛吗?!”大爷没回话,我把他扶到门口,然后对老婆婆说:“他刚才摔了一跤,应该是摔到头了,最好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老婆婆丝毫不在意的说:“没事没事!谢谢你啊,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啊!”

我放手后,飞快的跑下楼梯,捡回我的包和伞,继续上班去。脑子一片空白,直到走到地铁站,我才发现我全身都湿透了,不是雨水,是汗水。手脚发软,我扶着墙边蹲了下来,控制不住全身颤抖。冷静了好久,才站起来去坐地铁。如果上帝这个玩笑开大一点点,如果大爷摔倒后起不来,如果开门出来的不是老婆婆而是其他人,如果他们稍微有一点点想坑我的心,我想我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一整天上班都心不在焉,下了班我也不敢回家,生怕大爷的家人端着小椅子坐在楼梯口等我找我算帐。那天晚上我在外面游荡了好久好久,凌晨才回的家。经过3楼大爷家门的时候,我踮起脚尖心惊胆颤的偷偷走过。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

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2 条评论

  1. 2016年4月14日 上午9:05

    话说第一段就让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怖的氛围……

    回复

  2. 2016年4月11日 下午2:32

    结尾好恐怖……不过现在真的是什么都伤不起了,老人不敢碰,架不敢打,小孩子不能说,成天小心翼翼的说不定也会碰上无妄之灾,这不知道那些平常大大咧咧的人是怎么过来的……

    回复

    1. 2016年4月11日 下午2:52 回复

      所以我特别期待能大开杀戒的那一天。

  3. 2016年4月8日 下午10:36

    还好发生在10年前啊

    回复

    1. 2016年4月11日 上午8:59 回复

      要是发生在今天,我想都不敢想。

  4. 2016年4月8日 下午5:32

    这经历还是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回复

    1. 2016年4月8日 下午5:33 回复

      确实啊,想想都后怕。

  5. 2016年4月8日 下午4:35

    十年前,老头老太还没有统一的教程指导。

    回复

    1. 2016年4月8日 下午4:48 回复

      万幸!

  6. 2016年4月8日 下午2:31

    这就是中学时代老师说的标准散文啊,只是结局有点出人意料,老头子挂了?。。。

    回复

    1. 2016年4月8日 下午4:08 回复

      你这到底是赞我呢还是损我呢?
      我也不知道,结果就是我再也没见过。
      但,人总有一死。

      1. 2016年4月8日 下午4:26 回复

        绝对不是黑,名家散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