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注定是一个发生改变的春天。在经历了超长周期的一段抑郁状态后,我似乎终于在黑暗里看见了一丝微弱的光亮。这光亮的前方是一道门,而门的后面,到底是阳光明媚还是另一个深渊,也许现在判断似乎还太早。但就如我之前所说,每个人都被命运推着走,不管要去向何方,也只能迎难而上。谁也没有办法永远留在原地,只有向前或者向后。

“往往在最低谷的时候,会被温柔与命运拯救。”不得不用这样充满了希望的句子来安慰来鼓励自己,越是低潮时,越容易发现生活的一些小美好。倘若连这样的自我激励勇气都失去,也许也无法再为人了吧。

于是我辞职了。终于,在这三年零三个月后,我辞职了。面对老板不知是真心或假意的挽留,我说:“其实工作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都给了对方机会,但是整整三年了,我相信双方都已经尽力了,然而我们之间始终都没办法产生感情,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真的不适合,倒不如好聚好散吧。” 老板沉默一段后,问:“真的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真的不想你走,我希望你可以留下。” 我说:“你看我现在云淡风轻,但其实我已经纠结了三个月了,只是今天才告诉你而已。”(但其实,我已经纠结了三年了好吗?真的已经够了,是时候说再见了。)

而新的工作,我尚且不知道是好是坏。在那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和新老板坐在温暖而嘈杂的星巴克里热切交谈,双方都尽最大的能力去展现自己和了解对方。他说了一句让我深受感动的话:“人要遇见一个真正欣赏自己的人是非常难的,除了靠自己的努力以外,还要靠机遇。今天我们的会面,是一个难得的缘份,我非常欣赏你,我希望我会是你的伯乐,而你,正是我要找的千里马。” 在旁人看来,这多少有点矫情甚至会哑然失笑,但对于我,我却有一种真实的感动。于是在确定了大部份的细节后,我们郑重的握手了。

而今,如释重负和对未知的期待和焦虑,开始跟随我。今晚和很久没见的好友见面吃火锅,然后在饭店外的天台花园抽烟。春末夏初的风吹散我们的烟圈,我们聊着这些年来的窘事趣事,还有轻轻带过的伤心事。相识的时候,我们才19岁,如今,35了,一晃17年。聚会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我听着迷幻的音乐走在有风吹过的隧道里,突然充满伤感。因为我下个月便要离开,去苏州工作,暂定是几个月,但是我隐约有一种担心。广州这个城市,我曾经这样厌倦想要逃离,但最终一直留了下来。朋友问:广州有什么好?我说:等你要离开的时候,你会发现,广州没什么好,但是你舍不得它。

我曾经离开广州好几个月,去东南亚旅行过一段时间。那是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我想念这个城市的时候。虽然后来,我也曾想过千万次要离开这里。但我想,归根到底,我想离开的不是这个城市,而是这种生活,以及这个自己。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会回来的。但我听说,那些说要回来的人,最终都不会回来了。我也想起,在《混乱塔利班》里,Kim一开始只是计划去工作半年,然而一走就是三年。我就这样走着想着,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也许这一离开,便没有那么轻易会回来的预感。朋友问:苏州不好吗?我说,苏州没有什么不好,但它不是广州。就像你喜欢一个人,说不出什么好,但你就是喜欢。就像你不喜欢一个人,你能说出他的好,但是他始终不是他。

回到家,11点半。看了昨天新同事发来的材料,然后和她通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再去洗漱完毕,已经两点了。吹头发的时候我在想,其实并不是每一个30岁以后的人都能获得所谓的成功吧,不然为何还有那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苦苦挣扎呢。而我,我想要的成功,到底是什么?

发表评论

  1. 2017年5月25日 上午9:48

    成功其实就是能吃饭 能勉强生活

    回复

  2. 2017年4月27日 下午8:44

    城市每天都在变 但人的习惯越来越难改变

    回复

    1. 2017年4月29日 下午12:44 回复

      你说得对

  3. 2017年4月17日 下午4:57

    我一直觉得,爱上一个城之后,就会莫名觉得它哪里都好;而厌倦一个城,那就会哪里都不好。这跟恋爱可能也是一回事吧。。

    回复

    1. 2017年4月19日 下午5:43 回复

      就像《the wasted times》里袁泉最后说的那句话一样。

  4. 2017年4月11日 上午8:42

    这是小说 还是真实经历啊?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