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4凌晨4点30

凌晨4点20分,我终于放弃挣扎。于是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胡乱调了一杯乱七八糟鸡尾洒,准备看一会书。刚坐下又想起,这个博客要是再不更新是不是也不用白续费了。嗯,好吧,也算是个更新的好时候。

说来奇怪,极少生病的我,这次已经算是今年的第二次发烧了。连烧两天,烧得死去活来晕乎乎的,混身疼,皮肤疼关节疼眼睛疼小便赤疼,简直有一种在地狱受刑的感觉。在黑暗中我突然地就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仿佛在忏悔前半生一般痛哭,瞬间满脸都是眼泪鼻涕。我最近开始常常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分析自己,大概是情感到了需要宣泄的时候吧,有时候人的某些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只当作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便是了。哭与笑,也是如此。因为上一次发烧时,我也哭得鼻青脸肿的,哭完后便昏睡过去,醒来后又是一条好汉。

大概是因为我的父母是那种极度渴望得到我的关注与爱护的人,每一次通话的主题都在诉说的身体的各种不便与不适以及金钱的匮乏,而我除了给钱也别无他法。但当问到我,我总是一句一切安好。我想这大概是我一直在做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最近领导突然找我聊天,问我最近好不好。我说,挺好的,只是仿佛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就只是这么活着。我发现自己是真的越来越虚伪了,甚至于可以出卖自己的情感来达到蛊惑人的目的,然而我这个当事人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在进行着这样不堪的勾当,甚至认为自己是真情流露。

领导听我回这么一句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她说,你要让自己忙起来,我不是指工作上的,而是生活上的,你要多和朋友出去吃饭、多找自己有兴趣做的事情、多运动,尽量让自己忙起来,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会很难过。

这时我疑惑,到底我和领导,谁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们都说着如此让人动容的真切的话语,但到底谁才是真的?

仍然不爱与人走得太近,每天独来独往,几乎所有的饭局都是因应酬而生。那天在电梯里遇到一位同事,她突然问我,你爱喝咖啡吗?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爱喝呀,她说,那下次我带你去喝咖啡啊。我说好呀。随口的一句应答,哪曾想她下午就在QQ上说刚买了新鲜的豆子,要不然明天下午一起去尝尝?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却瞬间打下:好呀!我想,再也没有比我更虚伪的人了。

于是隔天中午,我便和她坐在了公司楼下的一个咖啡吧里。这位女士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咖啡豆的各种烘焙与冲调的方法,而我则扮演了一个非常优秀配合者的角色。但其实整个过程我都是一个麻木的状态,然而我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会面结束后,我疲惫不堪,然后当天下午便发起了低烧。而对方,大概是觉得与我之间的友谊又进了一步吧。我这么说,大概是有自恃清高的嫌疑。但事实上我往往对待别人的热情都有一种避之不及的感觉,而表面上却伪装成无比的欢迎。抱歉,这就是我。

于是在高烧当晚,我突然厌倦了伪善的自己,于是默默地退出了一个一早想退出的群。如果说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到底有什么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大概便是我总能凭自己那一点点不知道哪里来的人格魅力,便收获为数不少的想与我成为朋友的人。我也搞不懂,像我这种人,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愿意亲近信任交往。我总是飘忽疏离的,但偏偏我越想远离,总是有人想把我往他身拉。退群后似乎引发起了一翻风波,数人来问及原因并且要求我回去,一一婉拒后,其实心里是有些沾沾自喜的。谁还没点虚荣心呢,特别是像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总不能让我连这一点权利都剥夺吧。

天色渐渐泛白,不知名的鸟儿在啼叫。我大概也要睡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4 条评论

  1. 2018年7月27日 下午4:20

    太大的压力会影响身体健康的,稍微内向一点也不是坏人啊,一个人呆着也挺好的。或者和猫猫狗狗小乌龟讲讲话 😳

    回复

  2. 2018年6月29日 下午1:53

    一转眼真的好久没有更新了

    回复

  3. 2018年6月27日 下午3:45

    没有人能为你的生活负责,除了你自己。

    回复

  4. 2018年6月21日 上午9:49

    面具戴久了,会害怕摘下来的痛,但是不戴似乎也不行。。。。。。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