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8准备好说再见了吗?-2018。

下班的时候走出写字楼,天已经黑了。带着一点寒意的风从侧面吹过来,捎来一阵烟火的味道,是对面酒楼的烧鹅。我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股奇怪情感伴随着烧鹅味像烟花般在我的胸腔点燃开来。那是什么呢?我努力想了想,有点恍惚,站在街灯闪烁的路边,车流从身边经过,我以为自己还是25岁。

几乎都还没来得及开始,2018年就这么过去了,我竟然37了。想起在25岁的时候曾经形容自己是一个“已经徐徐老去却不在乎年龄的女人”,突然心生讽刺,终究是逃不过这凡人的命运吧。最近网上热议一个话题:“你是在什么时候接受自己终归是个普通人的?”很抱歉,直至在写下这句话的前一刻,我都还没能接受。

你若问我在过去这一年得到了什么,我大概只能两手一摊耸肩摇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相反,我想我可以告诉你在过去这一年里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失去了什么。大概是,是生活的热情。那并不是在一瞬间失去的,它只是每天一点一点地离开,消失在空气中。我发现了,但是没有办法改变。

端午节假期,被好友拉着去了台湾,准备体验一下高空滑翔。极限运动也许会给生活带来新的活力,我确实抱有这种期待。遗憾的是,遇上台风,没有成行。也没关系吧,台北夜市逛逛,花莲峡谷走走,九份小城玩玩,依旧是嘻嘻哈哈、整盅搞怪、大吃大喝。旅程结束的时候,我突然惊觉自己一张照片都没有拍,翻了一下手机相册,只有一张,上面是我在捷运站便利店买的一根香蕉,上面贴着标签:上等蕉。

问过自己无数次,到底是如何走到这一步,却又哑然失笑,这又是哪一步?这不有吃有穿有瓦遮头有工作有收入吗?能凄惨到哪里去?确实没有。是因为太执迷不悟还是已然看透?都有吧,我想。但却常常在沐浴间弥漫的热气里突然痛哭起来,把眼泪融进迎头洒下的水流中,刹间觉得如果此时生命结束,也没有什么留恋和不舍。曾经细细想过如果哪天真的决心要走了,有什么要处理的呢?大概会给妈妈留个信息说声抱歉,然后给好友留句保重吧,至于悟空,就让她爷爷代为照顾吧。好友问我,那后事要怎么料理呢?我说,也没有什么要料理的,不用通知谁,骨灰就洒海里吧,如果太麻烦,珠江也行。飘飘荡荡,挺好的。她说,好。

这一年就这样混沌地过去了,我终究也没有莫名其妙地突然死掉,毕竟没什么事就先活着吧。有一小段时间卯足了劲想要再买个小房子,兴奋地在脑海里无数次设计新家的装修风格,最后一头热跑去看了一圈后,终究发现还是买不起,还是算了吧。我急切寻找各种能短暂麻痹神经的兴奋期,不停尝试各种办法让自己投入进去某些事物里,想藉此忘记内心那股厌世情绪。然而往往到最后,都一一败下阵来。有时躺在无尽黑夜里,我对自己说不如算了吧,何必呢。但偏偏第二天太阳升起之时,却又翻身起来细细化妆重新投入那无趣的人生。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本能吧。

我相信自己没有抑郁症,从来都没有,只是我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内里正在一寸一寸地腐烂掉。但我应该是个阳光的人,我这样告诉自己,也这样告诉好友。那天她来看我,我们去肯德基吃炸鸡,在热闹又温暖的餐厅里,我兴奋地聊起孩童时候的种种趣事,疯狂大笑着眼角溢出了泪水。我告诉她我只是太高兴,笑出了泪,心底却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涩。她默默点头微笑接受了这个解释,彼此都清楚已经没有什么必要重提那些自以为悲惨的往事来卖惨。

年初的时候,一位旧朋友离开了。和好友约好一起参加他的葬礼,我在最后一刻狂奔到达灵堂,冲进最后一波送别的队伍。她哭得鼻子通红,而我只是默默地拼命平息呼吸,安静地跟随队伍向前移动。我看了一眼灵堂中央的灵柩,那里躺着我曾经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小虎,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嘴唇有点发紫,像是有点冷。悼念会结束后,我们去了江边,同行的还有小虎的女朋友孙伶,一行三人喝着咖啡说着笑,甚至聊起了微商。江边那条路,叫海山路。海山,是小虎的名字。几个月后,我们三人又相约一起去吃四川火锅,孙伶换了发型看起来精神不错,我一个不小心又把红油溅到了白色T恤上。

被红油玷污的白T恤无法再穿,只能充当家居服。就像那个腐烂的自己,我知道也许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继续腐烂下去,再无重见天日之时。但是我却突然心里一动,在网上买了一支袪渍笔送给好友。没有什么原因,我只是突然厌倦那个一直想要成为好人的自己。于是越来越随心而行,尝试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于是不想联系的人不想接的电话就这么默默地断了,而把我放在心上的人,我慢慢抛弃那些情感的洁癖,尽量对对方好。这算是另一个成熟的标志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便没有了什么一定要做的事情。但是每年的年终总结,我都忘不了。这里是一个秘密的树洞,我在这里写下所有生命里的感受和印记,没有顾忌没有伪装。即使更新的频率非常低,我也从不犹豫要一直续费空间和域名,搞不懂为什么要一直保留着这份存在感。蜻蜓的墓园,当初取下这个名字,大多是因为那些无病呻吟的青春毛病,但到最后却发现,这里确实是我的墓园。每一篇日志都是我的墓志铭,这里能读到我的每一段青春,疼痛与欢笑。

在一个多月前网上就开始有无数人在倒数,2018还剩多少天。有那么一刹那,我有一种错觉,像是回到等待2012年12月21日那天。曾以为那天之后,大封将被冲破,天地又将回归混沌,而我们珍惜的爱护的怨恨的憎恶的一切都将消失无踪。但是在隔天睁开眼睛那一刻,绝望的情绪笼罩天地,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炼狱还在继续。所以,所谓的2019,只不过是又个黑暗的明天。

《1984》里有一句让我记忆犹深的话:终有一天,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

会吗?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

共有 18 条评论

  1. 2019年1月8日 下午9:44

    “你是在什么时候接受自己终归是个普通人的?”,这句话我之前也看到过,说实话,我以前是不接受到啊,现在接受了,终究是个普通人吧,做不了马云那样到人,只希望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

    回复

  2. 2019年1月6日 下午6:06

    博主是个有故事的人

    回复

    1. 2019年1月7日 上午11:21 回复

      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3. 2019年1月3日 下午11:51

    这年终总结写得真是文艺。

    回复

    1. 2019年1月4日 下午4:48 回复

      就像我本人一样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脸

  4. 2019年1月3日 上午7:50

    生活远没有那么糟糕,还有好朋友陪你吃陪你玩。

    回复

    1. 2019年1月3日 下午1:43 回复

      远远没有

  5. 2019年1月2日 下午12:45

    每年到了年底的时候,都会来看看你们的年终总结。我是个没有坚持的人,无论是几百个人里面还是4个人里面。一直不愿意接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现在普通的连表妹要读初中转学怎么样都要厚着脸皮在高中群里问有没有熟悉这个政策的人,所谓的找关系。有可能10多岁的时候在想,20多岁有可能会不一样吧。20多岁的时候想,我30多岁应该能成就一番事业吧。30多岁的时候发现生活仍然如此,在想或许我现在厚积薄发40多岁就不一样了。40多岁的时候在想,现在正是积累的时候,50多岁,60多岁,70岁都可以的,褚时健80多岁还可以创业呢。
    然后每个梦想的泡沫被戳破之后,不断为自己编织下一个泡沫。就算知道下一个泡沫其实也是会破的。

    回复

    1. 2019年1月2日 下午8:57 回复

      做人要厚道,自己博客没了就跑来这评论写日志来了?这是蹭空间的意思么?

      1. 2019年1月8日 上午8:45 回复

        你能不能大方一点?

        1. 2019年1月8日 上午11:11 回复

          我要是不大方就把你评论设为垃圾评论

  6. 2019年1月1日 下午1:18

    没有黑暗的地方吗?我觉得全是黑暗的地方啊,从黑暗中来也回到黑暗中去。

    回复

    1. 2019年1月1日 下午5:19 回复

      那,只能摸黑前行了?

      1. 2019年1月2日 上午10:24 回复

        这么看来,你比我还是能阳光些

  7. 2018年12月31日 下午3:59

    第5段第3行第2个逗号后面那句,是“刹那间”,少了一个“那”字。
    不用修改了,我看得懂。

    回复

    1. 2019年1月1日 上午1:35 回复

      不,没漏,是刹间,我把那字删了

  8. 2018年12月30日 下午1:04

    “只是我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内里正在一寸一寸地腐烂掉”
    同感。人到中年,希望正在远去。

    回复

    1. 2018年12月30日 下午6:18 回复

      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