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

0打飞机的少年-香港制造

  “昨夜梦里我记得有无数的飞机在天空中飞过,我已经不记得打下来几架,但我知道其中一定有一架是为阿屏而打。”小孩的感情在大人的眼里总是那么的无知,但是我们知道那些感情是最原始最真实的。大人们喜欢信誓旦旦,以此证实那些爱不只是为了性。然后面对因为那一段风流事而茫然来到这世界的他,即使名字只是把诞生日子随手拿来当作一生的称呼,中秋。
 
  生命无take two。当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大人们就这样教我们。但我们发现,其实大人们都是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他们往往对现实选择逃避,以此开始人生的第二春。而我们小孩,却仍然留在原地不知所措,承受着大人逃避遗留下来的痛苦。我们尚未学识逃避,但却不知要如何去承担,最后我们选择结束。 
 
  两封带血的遗书带领三个年轻人在青春中完成蜕变,其中的一封被撕碎飘散在风中。而另一封,却演变成三个人的遗书。三个年轻人在坟场高声呼叫,兴奋寻觅,但也心存疑惑。我们的生命最终逃不过也一样的方式结束,最后也只是在这里安静沉睡,等待天真无邪的笑脸猜测我们生命终结的原因。
 
  死,需要多大的勇气呢?迈出这一步,即使两腿发软,但也知道不用再去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活着的人常常喜欢去评论去责怪死去的人,指责他们不负责任。但对于小孩的世界来说,也许活下去需要更大的勇气。所以大人选择逃避现实,我们选择逃避生命。
 
  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死去了,就永远都那么年轻。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