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

0失恋的蓝莲花-独自等待

  “我本来希望和李嘉欣过一辈子,可是看来到底是命运的安排。”梦中情人,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啊。可是,这毕竟是现实。所谓的梦中情人,也许只是某一种性格和气质,而与人无关。好吧,从现在开始,请让我们用冷水洗把脸,彻底忘记这个荒唐可笑的幻想。

  电影毕竟是电影,只是用来迷惑人心的一些场景与情节。书也是一样,只是它们的异曲同工的美妙之处便是让人选择去相信一些自己眼睛看到的不真实。在电影里,即便是失恋失业一切失意,也是伴随着悦耳动听或悲伤或快乐的音乐的。就像我,因为长恨歌而对上海抱着一种病态的迷恋。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上海之行让我疲惫不已也没有找到我记忆里的平安里与王琦瑶。所以,即便是这电影里又再一次的呈现了北京凛冽空气中的坚硬与迷人,我也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一个漫天风沙且拥挤的城市。

  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我喜欢你,但我只想和你做很好很的朋友。很好很的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呢?朋友之上,爱情之下?偶尔可以拥个抱接个吻甚至做个爱,只是我们还只是朋友,谁也无权干涉谁。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糜烂,可是我们互相想念。这是一种自私的爱情观吗?抑或是,爱情游戏的规则。原谅我也只是一俗人,可不可以跟着心里的感觉走。

  当感情暧昧尚未奔向明朗阶段的男女,女方邀请男方回家。女方含糊不明的笑着说要进去换件衣服,出来时便会看见男方已经急不可耐脱得赤条条躺在沙发上。有时,也很难怪男人会有这种想法。毕竟,这种邀请也已经很让人误会。这个时候女人会责怪男人只是满脑子的那事儿,而男人则会委屈的想这不是你暗示的吗。我只能表示无奈,毕竟男人和女人的构造的确相差太远。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套自己的爱情定律,遇见什么样的人该出什么招,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一切听来坚不可摧。不过,大部份的时候这套定律只能用在指点别人或评论八卦的时候派上用场。如果用在自己身上,必定屡战屡败。为何?嘘,这是个秘密。

  说个题外话,就其气质来说,总觉得北京是一个特别适合骑自行车的城市,而夏雨,又是一个特别适合骑自行车的演员。当失恋的他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北京某公路上的时候,你会想到两个字--特墩。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