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Dream / 第3页

长梦

只有在凌晨的广州街头,才会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秋天的来临。黄叶被风带走,而我还是静坐在这里看着车来车往。很多时候,来不及挥挥手说声拜拜,对方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举到一半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嘴里还没吐出的声音不得不吞回肚子里。 昨夜仍然做了奇怪的梦。我一件又一件的擦洗着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外套。每一件外套都有一个主人,而这些…

世界尽头

有很多歌,总是让我想起那些open bus上渡过的夜晚。睁开眼,窗外是狂风暴雨,是惊涛骇浪,是无边黑暗,还有黄昏的花鸟鱼虫市场。那些在途中的感觉,似是梦境般的不真实。但它毕竟实实在在的在我生命中出现过,而且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在我的回忆里。 其实很想尝试在夜晚出海,站在甲板上,只有无边无际的海,还有强劲的风。一直是未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