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0蜻蜓重回阳朔

流浪时间:二零零五年★十月
 
      经过长达十多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又回到我梦中的阳朔。一下车,我和小黑便奔向宵夜广场,大饱美食后,会合四川来的的朋友—帅小伙子鹏鹏猪和他的漂亮女朋友馒头。一行四人找到客栈安顿好行李后,来不及休息就往“如果”奔去。事隔一年多,我又再回到这里。“如果”的门口站着的是熟悉的小杨,大头,还有新脸孔—舞力十足的小女生,可爱的八两,往吧台里一看,还有调酒手艺贼好的表弟,咔咔。
 
      旁边的“老房子”已经变成卖姜糖的小铺了,幸好,“黑蜻蜓”还在,“小马的天”还在,“意大利冰淇淋”还在,双月桥还在,虽然他已不在。
 
      和朋友把酒谈天,举杯欢笑,人生之最惬意莫过于此。小杨的幽默和大头的装酷一点没变,我们的欢声笑语渲染了整一条西街。
 
      直到深夜三点,我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回到客栈,倒是鹏鹏猪买的蜥蜴把我吓了一跳,原来蜥蜴竟然是吃面包虫的!我的妈呀,吓得我差点夺门而出。虽然我喜欢小动物,可是昆虫类除了蜻蜓,都让我害怕。
 
大山里的孩子
 
      一觉睡到中午,今天我们的行程是月亮山。鹏鹏猪和馒头去岩洞洗泥巴浴去了,我和小黑租了两辆自行车,决定进村扫荡去!一路经过,两边是绵绵无尽的石山。风在耳边呼呼吹过,我看着前方,没有尽头的路,虽然路面的小石子被猛烈的阳光晒得闪闪发光,但是竟然让我胆怯不前。路边有几个小孩子,坐边山脚的大石头上,像是在商量着什么。一见到我们,都停了嘴,静静的看着我们经过。我的心突然一阵痛,生活在这样贫脊的大山里的孩子,他们眼里的渴望,或许仅仅是我们唾手可得的东西。经过路边村落的一口小水井,我们停了下来,想要摇水上来洗脸,却发现怎么也摇不上来。旁边玩耍的小胖孩腼腆的走过来:“我来帮你们。”“好啊!好啊!”我们如获救星。小胖孩两三下就把水摇了上来,冰凉的井水哗哗直涌出来,凉彻心扉。我突然在想,我们就像是城市里的自来水一样,即使经过高温消毒,永远也无法回复最初的纯净。我们也曾经是清凉洁净的井水吧,只是在我们还不懂保护自己的纯洁的时候,就已经被城市的空气给污染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把帽子摘了,脸朝太阳,让热辣辣的阳光赤裸裸的照在皮肤上,想要把苍白的肤色换上美丽健康的古铜,因为这样至少可以让我在心理上觉得安慰,拉近与自然的距离。
 
漓江酣梦
 
      从阳朔坐车去到兴坪,本来是要坐机动船游漓江的,可是当我们看到竹伐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经过一翻的讨价还价,100元成交。我们脱了鞋,摇摇晃晃的上了船。出发了,身边经过回程的竹伐,竟然有人在睡觉。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睡觉呢,那岂不是浪费了大好时光?正在我纳闷的时候,耳边传来叫卖的声音:“姐姐,要不要买炸鱼?很好吃的。”转过头一看,原来是一群小孩子,就这样站在江水里面对着每一条经过的竹伐叫卖。心里又是一阵痛,于是买了炸鱼炸虾炸螃蟹还有柚子。船家的小儿子见我们买了吃的,腼腼腆腆的走过来站我们身边,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这个小捣蛋鬼,给了他吃的还不罢休,还把我们买的冰爽茶给偷喝了,真是哭笑不得。
     
      每当有大船经过的时候,都会带来一阵阵的小浪,把我们的小竹伐弄得东歪西倒的。就像是总会有一些人,在你的生命中走过,在你的心里泛起涟漪。溅起的水花迎面打来,淋了一身, 我们哈哈大笑,对着大船上的游客挥手:“水鱼!水鱼!”他们听不懂广东话,以为我们是在跟他们打招呼,都大笑回应……
 
      我走到船头,把脚泡在江水里,江风掠过,抚摸着我晒伤了的发红的皮肤,就像是小时候发烧了,妈妈在夜里静静的抚摸我的背脊的温柔的感觉。我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也许是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感觉,让我深深怀念。
 
      点了烟,看着前静静流过的石山,突然在想:我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哦,应该是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吧,那一段在小房子独居的自闭阴暗日子。那时候的我,即使不如井水纯洁,也是如江水般清静的吧。可是如今呢?我在心里冷笑,抿熄了烟头。
 
      快到九马画山的时候,睡意袭来。我回到原来的位置,软绵绵的瘫在竹椅上……再睁开眼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回程了。我开始明白,在竹伐上睡觉,并非浪费,而是一种享受的方式。好久好久没有睡得这样香甜了,好长一段时间做梦都要工作,梦中是无数的流程图。而今天,我的梦中,是欢快的画面,虽然记不清楚具体,但是快乐的感觉一直到我醒来还迟迟不肯退去。
 
      游完漓江,在江边的农家饭店吃农家菜。弹牙的鸡肉,香甜的小白菜,滋味的田螺,吃饱喝足后,点一支烟,心里概叹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是神仙的生活!
 
对谁说爱你   
 
      西街的夜晚是歌舞升平的世界,“如果”总是热闹非凡。除了“如果”,我们另一个栖身之处,是“尚品”。一年多前,我和小黑、包包在“尚品”留言本里留下了我们三个掌印。今天,重回旧地,当初的留言本已经不复存在了,被剪下来粘在了一本珍藏本里。我们的掌印在第二页,第三页,是我当时写的一篇心情小记。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文字,记忆里的点点滴滴弥漫开来。
 
      爬上三楼,是露天的小花园。还有一张摇摇椅,我点了一杯热摩卡,竟然又在摇摇椅上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发现风好凉,小黑进屋里去了,在榻榻米上睡得香。没有灯,我把店主藏在角落里的蜡烛找了出来,把所有的灯点上。可惜我的运气有限,能点着的只有一盏。
 
  黑暗中,角落里的音箱不断的回放着熟悉的歌。“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许多梦想总编织太美,跟着迎接幻灭。爱上你是最快乐的事,却又换来最痛苦的悲……眼泪流过无言的夜,心痛的滋味…”我突然觉得好悲伤,孤单的感觉蜂涌而至。好想对谁说“我想念你”,然而可悲的是,我竟然找不到可以诉说想念的对象。我又走出露台,静静的坐着,看着远处的星和近处的灯。想哭的冲动奔腾在我的胸口,然而,我哭不出来,窒息的感觉。哭不出的痛像是慢性毒药,一点点侵蚀着我脆弱的灵魂。
 
可惜我是我
 
      在双月桥边租了两部小型的电车,我和小黑就像是脱缰的野马,飞奔而去。一路驰骋的感觉真是好,虽然不知道目的在哪里,但是飞奔的感觉让人忘记自己。一路上,飞扬的尘土躲进我的头发里,眼睛里,衣服里,指甲缝里……就像是尘世中所遇到的烦恼和困扰,总是在在我们不留神的时候挤进我们的生活。但是在飞奔中的我,飞翔的感觉让我忽略了那些痛,只感受到奔驰的快感。
 
      我给远方的好朋友发信息,告诉她我不快乐。她耐心的给我讲了一堆道理,“我希望你是健康的,快乐的,开朗的。”我也希望,可惜,可惜我是我。
 
爱上酸奶
 
      阳朔每一家餐馆只要有西餐,就会有正宗的白酸奶。浓稠的酸奶让我愉快,我每天都要喝一杯。不,应该说是吃一杯。因为它的稠,已经不再是液体,而是糊状。我不爱木斯里,独爱酸奶。它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口渴的时候喝到一大杯柠檬水,像在饿的慌的半夜里吃到一块美味的提拉米苏,像在凉风习习的中午在竹林里的吊床上睡了美美的一觉,像是寒冷的冬天早晨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享受阳光的洗礼……我爱它的美好。
 
星 

      阳朔的天是纯净透明的,不像广州的天,总是灰朦朦的。所以,只要是天气晴朗的夜晚,阳朔的整个夜空都会布满钻石般闪耀的星星。只要一抬头,就会发出惊叹。在这里渡假,看星星,是每晚必做的事情。或在尚品三楼的小露台,静静的喝一杯咖啡,静静的看星星。或在江边,吹着凉凉的江风,什么也不说,静静的看着天空;或坐在旅馆附近的路边,抽一支烟,等待流星的划过;或是爬上旅馆的天台,尽可能的贴近与它的距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颗星。
星星,是多么美好的事物。情人相恋时,看星星是最浪漫的消遣;失恋的时候,星星会一直温柔的注视着你,让你想起消失的爱人的眼光;高兴的时候,满天的星星似乎都在为你欢呼,一闪一闪的;失意的时候,它又像最温柔拥抱,抚平你的伤口。
 
      没有任何原因,在今夜,只想有一个人陪我看星星,牵着我的手,给我最平静的温暖,让我不再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可是,没有。
 
无声的泪
 
      背着沉重的行李,我走出西街,坐上回程的班车。黑暗中,车子飞速前进,窗外的石山,树林,星星,一一离我而去。我突然流下泪来,在漆黑一片的车厢里,我突然悲伤得不能自己。曾经有过冲动,不顾一切的放弃所有,留下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只是,我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呢?
   
      从阳朔到广州,就像是梦境与现实的转变。只是,在这种转变间,有的只是肉体转换的形式,而我的灵魂,早已不知去向。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