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0一个人的凤凰<一>

流浪时间 :二零零五年★六月
 
  突然就想起今年6月份一個人的鳳凰之旅,回來之後就想寫點什麽,一直拖到現在。念念不忘,也許是怕當有一天我老到連自己的姓名也忘記的時候,也忘記了第一次的一個人的旅行。
 
      出發的時候,才是手術後三個月,腿走得還不大好。也不知道如果來的勇氣,只是難得有一個星期的假期,不出去走走實在太可惜。也許是剛剛經歷了一場浩劫,所有的困難與未知的危險在我的眼裏,都如塵埃般渺小。於是,背著一個超大的背囊,有一點點小瘸的出發了。
 
      經過十七小時的火車,我終於在早晨6點到達第一個目的地–猛洞河。一下車,好多的人湧上來,都是拉客的。我之前做了一些功課,所以就逕直沿著長長的樓梯走下去,直奔江邊。誰知道,大船都靜靜的沈睡,沒有像網上說的一幫人在等船。一問,原來是要有旅行團一起才會開船,一般淡季很少。無奈,只好跟著上了一輛小面包,直達芙蓉鎮。
     
     一路上好冷,天才濛濛亮,湖南的溫度比廣州低好多。不過好在是6月,所以我盡管穿著背心中褲也不會太冷。20分鍾後,我終於在一個大大的牌坊–芙蓉鎮前面下車。好失望。這,和一般的村鎮有什麽不一樣呢?不管,先吃了早餐再說。於是就在旁邊的面店要了一碗木耳肉絲粉。哇,好大一碗,才一塊五!不過味道一般,我草草了事。背上大行囊,開始在鎮裏面走走。一路上,無數的人問我要不要去漂流,可是我的身體還不適合這樣的活動,於是一一拒絕。
 
      我一路走走停停,終於走到所謂石板街。彎彎曲曲一直蔓延下去,我看到不到盡頭。於是一路走下去,家家戶戶都擺出一些工藝品,還有自家曬的鹹魚或臘肉。不過,都不是一些什麽特別的東西,我也就走馬觀花。終於,看到當初劉曉慶拍<<芙蓉鎮>>賣米豆腐的檔口。一進就大大咧咧的往上一坐,大叫一聲:“老闆,來一碗米豆腐!”“好!”老闆爽朗的答應著。不到一分鍾,傳說中熱氣騰騰的米豆腐已經擺在眼前了!ER……總的來說,我很失望。也許是我對它的期望太高了,也誤解了。原來米豆腐就是一粒粒做得像米一樣(當然比米的體積大很多)的米粉團。味道,一般般,我還是草草了事。
 
      繼續往下,終於到達渡頭。邊上停了好多民船,問我要不要到對岸去。我興致缺缺,只是在渡頭照了幾張相,便打道回府。回到當初下車的地方,坐上去吉首的小面包。途中發生一點小風波,因爲奸詐的司機沒有把我載到目的地–吉首車站,而是在市中心一個陌生的地方丟下了我。一刹那間,我有一點孤弱無助的感覺。站在陌生的街頭,彷徨。突然發現,爲什麽在市中心會有這麽多牛?好多農民模樣的人,扛著鋤頭,拉著畜牲走過。
 
     我終於看到的士,於是趕快跑過去,直奔車站,才3塊錢。終於坐上鳳凰直達車,只是車上好擁擠,我坐在最後一排,跟陌生人擠在一起。我最怕陌生的接觸與味道,於是只有把頭埋在帽子時在,默默的聽歌。沿路顛簸不已,我總是在幻想車子突然翻下懸崖的激烈情景。只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一個半小時後,鳳凰到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