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0一个人的凤凰<二>

  一下車,第一件事就是找旅館。好多阿姨圍上來要我到她家的旅館去住,還有兩個因爲爭我而對罵起來。我只得默默的跟一個樣子長得還很和善的樣子的阿姨走了。一路上她跟我說好多好多話,還告訴我可以租她們家的車。她長的很黑,臉紅紅的,帶了很多金飾。金耳環,金項鏈,金戒指,金手鐲,全都是金閃閃的黃金。我忍不住問她:“戴這麽多首飾出來,不怕危險麽?”“哈哈哈!”她笑得好爽朗,“我們鳳凰很安全的,不像廣州那麽亂的。”“哦。呵呵”我笑得有點尷尬,對於這個古誠的誤解。
  
  看了兩三家旅館,都是家庭式的,終於在一家安靜但是陽光充足的定了下來。房東是兩老夫妻,男房東是老師,都很和謁可親。辦完入住的手續,洗漱完畢,我站在露台上吸菸。站在房間的門口,可是將整個古城的風景盡收眼底,這也是我選擇這裏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雖然只是下午三點左右的光景,可是陽光並不猛烈。好安靜好安靜,我幾乎只聽到微風的聲音。所有的一切都是靜止的,除了我的心跳。這裏的居民,他們的心也一定是無比平靜的吧。休息了一會,房東阿姨熱情的要帶我熟悉一下環境,我也就欣喜的接受了。一路走下來,經過一個廣場,很空曠,不過還在建設中,所以地上有點坑坑窪窪的。穿過廣場就是石阪街。兩邊仍然是工藝品店,不過也穿插著有食店和相館。行人不多不少,不會擁擠,可也不稀少,剛剛好。整條街都彌漫著一種奇怪而似乎有點熟悉的香氣,什麽味道呢?可能是我吸鼻子的動作太大了,阿姨笑笑看著我:“這是姜糖的味道!鳳凰的姜糖很出名的!”哦……我恍然大悟。
 
  沿路越來越多的姜糖店,都是現做現賣。門口都橫放著好長的鐵棒,一大團金色的姜糖掛在上面,師傅就在那裏拉啊拉的,然後再擰開一小塊一小塊。隔幾米就有一家店,怪不得整條街都是它的味道。在城裏亂逛,走走看看,新奇得很。阿姨突然問我:“你愛上酒吧嗎?”我說:“還好吧。”“那我現在帶你去江邊看看,那邊有很多酒吧的,你晚上可以到那裏面去喝喝酒。”阿姨不等我回答就先帶路了,我突然覺得她好可愛。
 
  穿過古老的城牆,沱江就那麽赤裸裸的躺在我的面前了。我呆呆的站在城門,只想享受那種驚喜,潺潺的江水就像往事一樣流過我的心,我似在等待它的洗禮。突然當地的阿姨衝上來,問我要不要穿苗族的衣服拍照。才5塊錢,看起來還很不錯的樣子。於是,我就換了幾套,傻傻的站在江邊留下我苗像的身影。相片中的我,笑好沈重,雖然背景好美,衣服好美。
 
  江中央有一條橋,叫跳跳橋,是好多好多分開的小石磚砌成的。第一次走在上面,江水的涼氣一直湧上來,涼徹心扉。第一次走上去,我竟然有一點腿軟的感覺。汨汨 的江水在腳下流過,我突然好想隨它而去。江邊幾個小孩在玩耍,還有人在寫生,照相。跟著阿姨,我租了一艘小船,遊沱江。回程的時候,看見幾艘同樣的農家船。不同的是,上面都是一雙一對,唯有我是一個人。他們對我微笑,我報以他們微笑。一個人的旅程,總是相形孤單。
 
     晚飯後,我獨自一人走在沱江邊。江中水氣好涼,但卻也比不上我的心。正對著江面,是一間清吧–麥田守望者。我沿著木樓梯爬上去,坐在靠窗的單人位置上。這家酒吧老闆還真是體貼,知道總會有孤獨的人來到這裏。我不大喜歡喝酒,但是此刻,我需要一點來暖暖心。一支百威,當然,我只喝是威。夜晚沱江,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個人過來嗎?”轉頭一看,原來是酒吧的老闆。於是,很自然的聊了起來。店裏的客人陸續多了起來,一個彪形大漢坐在我的旁邊。隨便聊幾句,發現竟然都是從廣州而來。格外親切,於是互留電話,有時一起走走停停。
 
     12點多,我似乎有一點醉意。雖然酒並沒喝完。於是早早告辭,自行回旅館。原路回去,發現沒有路燈。好黑好黑,可是由於路上沒有什麽障礙物,行走並不困難。我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擡頭看天,只有零星的幾顆星星。它們,也和我一樣嗎?還是,比我快樂。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