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29月,向云南出发–大理★游记篇

      经过整整一天一夜的火车和长达6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在下午4点抵达大理。
 
      一下车,便开始有耐性惊人的当地居民跟着我们,问我们是否要住客栈。走了好几条街,终于在“云水客栈”落脚。客栈有庭院不小,搭着一个天然的绿色凉棚,上面满是紫红色的簕杜鹃。(注:簕杜鹃,簕由于它真正的花朵隐藏在苞片中,每一苞片中部长着细长简状花一朵,每三苞片相聚形成一朵三角形的花,所以又叫三角花、三角梅或叶子花。日本叫九重葛、香港叫贺春红。)在那些灿烂的紫红色之中,又夹杂着青翠的绿,和那浑圆可爱的鸡蛋果。也许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凉棚,我们选择了它。
 
     一路上已经为那蓝天白云醉倒,到达目的地,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失望。看来,这一个古城是一个真正用来居住的古城,而非纯粹商业化的地方。这不正是我所希望的吗?为何还要失望?然而,它的现代与古色并没能很好的结合,于是此刻却有点不伦不类了。
 
     古城里车很多,都是破旧的公共汽车和小面包,觉得有点吵。城里还分出两条步行街,除了那绕城而流的护城河外,我找不到让我喜爱的理由。傍晚我们和两个在车上认识的两个瑞士朋友一起吃饭,饭馆叫杏花村,在洱海公园的旁边。那一盆木瓜炒鸡让我记忆犹新,因为竟然是酸的!我们当时大感奇怪,以为是坏掉了,但是伙房们竟然告诉我们木瓜本来就是酸的,有什么好奇怪的!小宴子不信邪,跑去厨房看个清楚。结果,她拿回来一个像香梨一样的物体,告诉我们,这就是木瓜。众人齐齐晕倒,原来水土的差别竟让木瓜由内而外都变了样。
 
     饭后在古城散步,越走越累。也许是一路上太奔波,也许是街道太长。经过酒吧街,有人在表演杂技。很热闹。真奇怪的是,整个古城除了这短短的一小截街道歌舞升平外,其他都已经沉沉睡去。
 
     回到客栈休息已经是一点多,隔天6点左右,突然从床上跳起。打开房门,微红的天空引来我们的一阵惊叫。拿着相机一阵狂拍,冷静下来,慢慢看着太阳从云层里升起,光芒一点点慢慢扩大,直到眼睛睁不开。
 
     广州至昆明的车上认识了一对可爱的夫妇,他们告诉我们去了大理一定要尝一下饵丝。于是,观日出后我们便兴冲冲的跑去一家当地人的早餐馆吃饵丝。ER,至于味道,其实我觉得和一般的米线差不多。
 
     早餐后,骑马上苍山。我的马叫枣六,谷爱的马名字最鬼马,竟然叫YES!一路上,马儿的的铃铛在如一首欢快的歌曲伴随着我们,我兴奋得一直呼唤着:“枣六!枣六!”在山下经过一片向日葵田,好像一群小学生穿着清一色的黄色校服,头向着太阳,动作整齐的做着早操。看着它们傻呼呼的笑脸,像看见自己。我呼吸着太阳与泥土的味道,摸摸自己胸口,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在说:我很快乐!
 
     山上满是不知名的小野花,我兴奋得大叫。枣六总是斜眼看看我,好像在嘲笑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二百五。它走着走着会偶尔偷吃路边的草,我说马虽然很累,可是也蛮幸福的,随处的野草都是它的零食。
 
     到半山腰后,我们便要下马,爬一小段上到索道的终点。这一小段,爬得我气喘吁吁,像是跑了一千米般难受。嘴唇发白,呼吸困难。我开始担心,如何继续虎跳的行程。上了山中的平路,便可看到洱海,整片古城被包围在茫茫的洱海中。山中的风很阴凉,路两旁的松树似是和蔼可亲的老人,迎风招手欢迎我们的到来。
 
     行至观景山路的尽头,带领我们的马夫带着我们走一条桥下的小路。路很滑,一不小心便会摔倒。爬过几分钟的滑石,一道瀑布映入眼帘。顺流而下的山泉,清蓝得让我有点怀疑它的真假。不断留影,直到让我们觉得留影已经是浪费与它共渡的时间,便坐在大石上静静倾听它飞流而下的声音,感受它的冰凉。
 
     回头,马夫不准我们走回头路。要我们沿着瀑布旁边一条陡峭的滑石路爬上去。我大叫:你开玩笑吧?!然而他却很严肃的说不,命令我们爬上去。无奈,我唯有打头阵。路很陡,陡到像在攀岩。小心翼翼,竟然一会就爬上去了,没有我想像中的难度,却很刺激。我忍不住在上面大声召唤我的同伴们,心中满溢胜利的兴奋。
 
     沿路折回,骑马下山。下山比上山辛苦一点,在马上未见得有半点轻松。山路崎岖,一不小心便会从马背上摔下来。好不容易下了山,我们骑着各自的爱驱,在大榕树前留影,我戏称咱们是大理城的四朵金花。
 
     马不停蹄的赶去游洱海,看见有老太太在路边摆卖黄豆粉。想起表姐游记中一直对赞口不绝,于是决定打包上船吃。我们上的是6号游船,我称它为神舟六号。等了大概半小时后,终于出发。在湖中,看着群山围绕的清澈湖水因游船经过而涌起的波浪,真有种错觉是在海上。于是,也终于明白,它明明是湖却称洱海。我给朋友们发去信息:苍山洱海,我终于读懂海枯石烂的誓言。 
 
     抵达金梭岛,不给留在船上,但是一上岛便要交3元的门票。不给?十几个村民围着你,根本挪不开脚步,很黑!心情一下黯淡。上了岛,一大帮的老太太跟着我们,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是黑帮老大,带着一班小的在巡岛呢。可是事实上,她们却是缠着我们要去看什么溶洞,让人烦不胜烦。一路走着,竟然发现那些小摊上摆卖最多的,竟然是鸳鸯秘笈和各种各样的春宫图或刻有春宫图的饰物。我晕得一阵阵,看来段王爷的风流本性,可真是流入民间,影响深远啊。
 
     回到岛边码头,当地的老太太拼命的要我们喝三道茶,那感觉让我有一种喝了便走不出这个岛的感觉,于是不停的拒绝。湖上的清新空气,到了这岛上便成了一阵腥臭。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终于可以上船走人。我们赶着坐去丽江的班车,于是回程途中经过另一小岛,同船几个让人斩得很过瘾的四川人又想再让人斩一回,我们坚决不从。8分钟的抗战终于胜利,顺利回程。
 
  匆匆回到客栈,在凉棚休息片刻,便乘上去丽江的大巴。
 
  丽江,我终于来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1. 2006年9月24日 下午7:33
    天花妹妹,我赞的是丽江的黄豆面,不是大理的黄豆粉,谢谢!
    大理号称风花雪月:下关的风、上关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但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明日黄花了!
    苍山上次没去成,比较遗憾~

    回复

  2. 2006年9月24日 下午7:33
    苍山感觉还是不错的。你这一提醒,倒是想起下关的风确实不一般。即使是太阳火辣辣的灼着,那一阵风吹来仍然是清凉无比,很奇妙。至于后来的花,雪,月,便没有见识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