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29月,向云南出发--泸沽湖★游记篇

  很久以前,就被泸沽湖美丽的传说所吸引,而对神秘的摩梭族更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带着兴奋而期待的心情,我们坐上了前往泸沽湖的班车。全程8小时左右,中巴。路途崎岖而遥远,刚开始我快被那不停的转弯,加速,减速折磨得要晕过去。然而,经历一小时左右的煅练,我便开始习惯这甩车之旅。
 
  车上有两位司机,一位皮肤蚴黑而身材高大的大哥则身兼司机和导游。途中,我们玩起绕口令和一些小游戏,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枯燥的车途变得有生气起来。
 
  大概一小时后,我们到达丽宁十八弯,司机停车让我们照相。俯视的效果的确让人觉得十八弯很险,同时也很刺激。但到后来,在虎跳的途中,我们看见了比十八弯更为险要转弯更多弯度更弧的公路。而此时,我也开始对十八弯和二十八拐有了一个清晰的辨别。
 
     中午,到达一个小村庄吃午饭。饭馆的对面是一间小士多,我被门口可爱的小狗吸引过去。一个红衣服的小男孩很好奇的看着我,我逗他:“姐姐帮你照张相好不好?”小男孩很害羞的点头。镜头下,露出淳朴而真诚的笑容。本想跟他聊多几句,无奈司机催促上车,只好告别。小男孩原地不动,目送我的离去。
 
  途中多次停车休息,或是让游客照相,我大多忘记是什么位置了。只是,我总会留恋路边的野花野草,和那随处可见的可爱的狗狗。因为它们,让原本美丽的风景,更添了一份生动,和灵气。
 
  下午三点多,终于到达泸沽湖景点大门。门票80大元一人,可真有点贵了。继续上车摇晃,经过洛水村,便是我们的目的地-里格村,扎西家。闻说扎西是摩梭族第一美男子,果然闻名不如见面。高大威猛,很有男人味。这些摩梭族的男子,似乎天生为镜头而生,每一面都美。而只要他们发现有镜头对着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还你一个凌利而坚定的眼神。定格在你画面里的摩梭男子,总是神采奕奕。
 
  旅馆的设备一般,房间有一股异味。因为地区比较偏远,所以常会发生断水断电的情况。而我恰恰遭遇一次,幸好那时已经洗得七七八八而不是满身泡沫,否则,怎一个惨字了得!
 
  黄昏,流连在泸沽湖畔。湖面如平镜,倒映出对面岛上的房屋树木,似是幻化为一虚一实两个世界。这一刻,无声胜有声。
 
  遗憾的是,这个季节,里格岛里正在大兴土木,纷纷兴建客栈。这使湖畔看来有些杂乱,同时有会听到扰人的噪音。
 
  晚上的篝火晚会是我很期待的,但是却让我大失所望。换好5元一套的摩梭少女的服装,兴冲冲的赶到篝火晚会的场地,交十元门票后,一进门……我本以为,这会是村民一起聚会的盛事,以为会看到载歌载舞的热闹场面,以为会看到当地人通过这次晚会而寻找另一半的传统仪式,但是。但是。只是一圏人,一圈形式主义的当地人,围着一堆小小的篝火,邀请游客跳两圈,继而例行公事对歌几回,继而结束。摘掉厚重的头饰,慢慢走回扎西家。
 
  等待我们的,还有吃烤乳猪和乳羊的聚会。味道一般,气氛倒是还不错。云南的少数民族真是热爱音乐的民族,无论何种场合,总少不了对歌。也许是喝了点洒,觉得昏暗的灯光里,大伙因怀着共同的目的而相聚一堂,对酒当歌,真可算是人间美事。
 
  这一闹,到半夜2点多,才回客栈睡去。第二天,带着遗憾,打道回府。
 
  回程的路上,远眺泸沽湖,仍是那兴奋不减半点。也许是,只许远观而不可亵玩。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1. 2006年9月25日 下午6:08
    我一般是不参加那些所谓体验当地人生活的活动的,例如香格里拉的什么藏民家访之类的东西。因为深知这些东西必然已全盘商业化,变了味道!其实这个世上并无世外桃源存在,连西藏最偏远的县城也有鸡。我们觉得这些地方特别,只是因为它的陌生,只是因为我们将那些美好的愿望与幻想强加于它的身上罢了~

    回复

  2. 2006年9月26日 下午6:08
    同感。扎西讲一句话,我很赞同。“不去遗憾,去了失望,这就叫旅游。”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