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09月,向云南出发--虎跳峡★游记篇

  虎跳峡,可以说是这次云南之行的主要目的。徒步上中虎跳,也许一般来说轻而易举,但于我来讲,可不是一个玩笑。因为,我很清楚自己完全有可能中途晕倒。同行的小姑娘,也许不知道我这个老人身体虚弱至此,否则应该打死也不肯与我这老弱残兵同行吧。
 
  早上赶到客运站,班车已经开走了。于是便寻思着坐私人的包车去,几番砍价,25/人去到桥头。一路上经过拉市海,还有那一片片向日葵田。天空依然灰暗,心情却很雀跃。和司机商量着找当地人逃票,30/人。景点的大门感觉很简陋,像是临时搭建的样子。这样的门票也要50/人,真是抢钱。
 
  司机把我们载到开始徒步的地方,分别给我们一人一张简直可以以假乱真的门票,嘱咐我们路上小心后,我们便开始了虎跳徒步之旅。
 
  果然,如所有人所说,一开始,便有马夫跟着我们。幸好马夫并不太啰嗦,只是偶尔给我们介绍一下沿路的景色。沿路都是马糞,这一条马糞路上不知道印下了多少人的足迹。哇……走了没多远我们便看见一只大土鸡!是真正的大土鸡,应该足足有十几斤!我大惊小怪的叫着:“哇!好大的鸡!!!”随行的马夫看着我这二百五,露出不屑的笑容。
 
  经过一间希望小学,我停下来照相。一群小朋友围出来,虽然每天每天都有很多游客走过这里,但是他们仍然不明白,这山路有什么好走的,他们每天都要走很远很远的山路来上学。城市人就是那么的奇怪!
 
  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对情侣,我们一直保持着相等的距离前进。他们后面也有两个贴身的保骠,还有两匹坐骑。开始上山路,我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喘气。马夫发话了:“累了吗?累了就骑马吧。”我摇头,继续前进。天越来越灰,下起雨来。我把我的大红雨衣套上,像一个怪物一样走在大山里。
 
  沿路看见很多野苹果树,梨树,核桃树,还有花椒树!还有还有,那长得跟香梨一样的木瓜!很兴奋,一路采果,马夫也帮着我们采。从来没想过核桃竟然是这样子的,更没想过花椒竟然是那么大的一棵树!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纳西雅阁。很多外国人,在我们前面的那一对情侣也在。上前打个招呼,竟然是广州人,很亲切。共进餐后便不约而同一起出发。
 
  接下来的路全是上坡,我越来越喘。马夫说:“这里的路还算是好走的,后面到18拐更辛苦。累了就骑马吧。”同伴们都说:“别相信他,吓唬你的!”而我,当然也从来没想过要骑马。终于到了28拐,我非常的腿软,已经上气不接上气。脸色苍白,嘴唇全无血色。马夫不停的在旁边劲我骑马,他们一定在想:这小妞一定会撑不住的!我一想到便很气。同伴不停的给我打气,我咬牙坚持。其实累倒不是特别累,只是喘不过气来。马夫拼命的打击我,明明走了三拐,却告诉我只走了三拐!我想着这是持久战,便把心一横,管它三七二十一,死也要走完!于是每走一拐,休息一分钟。不一会,竟然走完了!那马夫竟然说要走三小时,我真是@#$%^&*$#$%……
 
  走完28拐,仍然是一路上山,所以当然也不好受。途中又下起雨来,只好继续扮红衣怪人。途中的大石头都是旅馆的广告牌,其中有一家森林客栈。从桥头一上山开始,便做广告,直到HALFWAY仍然是不见踪影。
 
  遇见很多瀑布,有大有小。总是很远处看见瀑布,便一路奔跑着冲向它。然后再逗留十几二十分钟。傍晚七点左右,终于到达HALFWAY。刚好来了两个外国团,房间不够,于是无奈,只好住多人间。
 
  很巧,整个多人间除了我们四人外,只有一日本仔。不知道哪里来的爱国情绪,我们很敌对小日本。自始至终没和和他打招呼,他也没敢跟我们搭讪。
 
  天下第一厕,不过如此,没什么特别,只是很容易走光而已。反倒是我们的多人间对面便是玉龙雪山。风景很了得。晚餐吃土鸡煲。果然份量很足,相信那鸡有我早上看到的土鸡那么大。人家隔壁桌十几人吃一锅,我们四人便吃一锅,当然是吃不完,于是想着和老板商量帮我们雪藏,明天给我们做鸡汤面做早餐。哪想老板很风趣,言行举止很西化,说:“这鸡卖给了你们,便是属于你们的,由你们决定。你们喜欢怎样都可以,我吩咐厨房就是。”
 
  山里的夜,很黑,很安静。荧火虫在漆黑中像一小星星,飘来飘去。我骗同行的小姑娘,对着荧火虫许愿很灵,她竟然真的照做了……
 
  我们摸黑爬上二楼的小餐吧玩牌,没想到旁边的一西北大汉和美国佬说要加入。无任欢迎,哪想坐下后竟然把纸牌撇开,聊起经济与时事。西北大汉看似很稳重,原来只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小愤青。满嘴糊言乱语,头脑不清醒。听到我们讲广州话,便诸多不满,然后借机发泄对广州的不满。大讲特讲他在广州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如在客运站不懂坐车无人理睬等等。我不得不嘲笑一下,广州省汽车客运站这样一个多功能的到处是中文英文标识的汽车站你尚不懂坐车,那我只能说你的独立求生能力也太差了点。同行小姑娘普通话不大标准,于是跟我们讲广州话,他于是一脸烦躁。我想问,难道你看见老乡的时候不讲家乡话,硬要讲普通话?无聊。席间他又不断挑衅美国佬,讲到两国政治与经济问题,可惜的是他中文讲得像英文,英文讲得像中文,实在叫我们汗颜。
 
  一夜无梦。早晨起来,老板一早为我们打点好鸡汤面。哦……鸡汤仍然可口,只是面很难吃。
 
  整理行装,再出发。走在一条马糞路上。经过昨天,虽然肌肉开始酸痛,但我却走得更快了。不知不觉,便把那三人抛在后面。独自一人走路,感觉更踏实。突然一个二岔路口,上面写着通往TINA‘S,下面写着通往中虎跳。我犹豫一下,从来没听人提过说在云TINA’S的途中会有路直接去中虎跳的啊。不多想,直接走上面正路。
 
  经过一山泉,路标很明确。于是便信心十足继续前行。我走了好远了,前后已经没有任何人声,往后看也不见他们的踪影。突然隐约听到有人叫我,猛一回头。竟然是三个外国人!正在纳闷,又来了!好远好远,三个小人头在林中露出来。“你等我们一下,我们走错路了了了了了!!!”哇,回音可真不小。
 
  于是放慢脚步,边走边等。前面几乎都是下山的路了,很平,很好走。可是我却突然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NND,我暗暗骂自己笨蛋,那么险的路你不摔,到这里来摔,可真够丢脸的。反正都摔了,便顺势坐下来等他们,哈哈~~
 
  再走半小时,我们便到达TINA‘S。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TINA’S的菜谱,简直和古时皇帝批阅的奏章一样,相当搞笑。很多导游上来问我们要不要请向导,一一拒绝。我们很坏,饭后看着一对情侣请了个导游,便偷偷尾随。
 
  从公路上直下张老师家的路几乎已经被长草给淹没了,一般根本找不到入口。幸好我们心机重,跟踪别人,哈哈~~门票仍然是十元一人,老奶奶很好说话,我们讲讲价,四人三十元便过去了。
 
  这修好的路,其实也并不好走,很陡!不停的绕着弯下去,下到下半部分腿开始有点软。想着要是原路返回这么陡的路还不爬死人,还是爬天梯好了。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天梯前后的路,绝不逊于这张老师家的路。沿路很多路标,写着“此处为落石路断,请你走快些!”“此处是地震断裂段,请赶快离开!”“落石危险,请勿逗留!”看着这些警告,还不走快点?
 
  终于,寻着震耳欲聋的水声,到达中虎跳。言语很多余,两个字--壮观。
 
  停留半小时左右,便过桥爬天梯。我回头一看,竟然有一鬼佬在那观景石上耍棍,中国功夫,哈哈。
 
  天梯前这一段路,比28拐更难!我的汗从额头到眼睛到地上。头抬不起来,低头不停的爬。路又很险,一个不小心就摔下去了。还是不停的转弯,上山。终于看见天梯了。简直就是垂直的。很多人走到路口就转左走便道去了,更有大汉爬到一半给下来走便道去了。有那么难吗?我们四人,一男早已经不知去向,估计已经到达公路。而我们三女,都清楚选择天梯。
 
  在天梯口休息十来分钟,起程了。身后是万丈深渊,什么都不想,两手抓牢,一步一步往上爬……该死的,我竟然在这个时候想起周杰伦的“蜗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过着轻轻的仰望……
 
  歌唱完,天梯也爬完。
 
  天梯后的路,并不容易,用了差不多一小时才爬完。因为到这里,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终于看见公路了,可是为什么看见的却仍然是那么遥远?
 
  上到公路后,在收天梯过路费的小士多里休息。竟然看见昨晚跟我们同房的小日本。他要问路,却不敢问我们,转身问另外一对跟我们在路上认识的情侣。把行李寄存在老奶奶那里后,便往虎跳下去了。
 
  我们开始对老奶奶煽风点火,“老奶奶,刚那个可是日本人啊!”
 
  “啊?不是吧?我不知道啊,他中文讲很好啊。”
 
  “他真的是日本人啊。”
 
  “日本鬼子是我们的敌人!”
 
  “对啊对啊!不能使宜他啊老奶奶!”
 
  “好,等他上来我要收他行李寄存费!”
 
  “嗯,对!”哈哈~~
 
  休息完毕,准备包车回丽江。可是却遇到奸贼的少数民族,讲不好价钱也不让我们坐其他的车。纠缠好久,我们走行较远一段路程才避开那个贱人。谁知他竟然看到我们上车后,竟然把车开上来挡在路中间不让我们过。下车与其理论,搞到我们车上的司机竟然又要我们坐回那贱人的车,似乎是攝于那贱人的淫威。据理力争好一会,终于顺利回程。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