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1越南,我还是忘不了你。

      昨夜,与小黑在酸菜鱼小饭馆里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在拥挤油腻之中回忆我们那场越南之旅。小黑说,零六年那长达七天之阳朔之旅方能让我们回味至今,更何况是从北至南如梦境般之异国风情?我们相视而笑,再点一根烟。

[启程]

     2008年12月6日,广州飞南宁,晚机九点。白云机场,我们兴奋拍照留恋,身边侧目眼光均视而不见。上了飞机,有陌生男子坐在身边。想与其换位,耐何未能成功,然而仍未能打扰我们雀跃心情。不出两小时,已经身在南宁。小黑朋友身穿绿色风衣站在机场大门一角扮酷等候我们,赶快上车,开往中山一路疯狂之夜吧。

      一路上,小黑与绿色风衣男相谈甚欢,我发现我喜欢南宁。特别是在黑暗中,我感觉像被这个城市抱在怀里,她轻轻摇晃,呼气吸气。绿色风衣男说,南宁是一个悠闲的城市。然后在酒店门口,我们潇洒作别。

      非常幸运,我遇到酒店水池维修,但由于没有事先通知,我一到房间便脱光光跑去淋浴。哪想没有冷水,只有热水。我越洗越不对劲,终于按捺不住发出杀猪般嚎叫。但,革命尚未成功,杀猪仍需继续。最后,我顶着一副红色皮囊从浴室里出来,小黑只是看着我干笑。

       收拾完毕,直奔中山一路宵夜街。噢,果然让人热血沸腾。看不见等的尽头,只有热情南宁人民不停招呼我们,烧烤、咸酸、果捞、大饼、炖汤、糖水……老友粉!螺丝粉!桂林米粉!果然,这里是粉都。

       省略胡吃海喝若干字,只记得最后两人肚皮已经浑圆无比,然后打包油条回酒店。回程坐电动三轮摩托,寒风萧萧。想起几年前在珠海,我们和落雨狂欢后乘着酒意坐上人力三轮车一路高歌,只想叹一句:友情岁月。

                         

       第二天要早早去琅东汽车站坐车,于是一大早起来吃酒店的廉价早餐。昨晚打包的油条,依然松脆可口。吃饱就出发啦,打车直达琅东车站。由于之前小黑的朋友已经帮我们买好车票,于是省去买票流程,直奔登车口。阳光充沛,真是个好天气。

      我们决定出发前在车站留影,车站的工作人员经过,热情的走过来:“要我帮你们照吗?”哇哈哈,只能说一句,南宁人民真是热情啊。

       出发了。小小的中巴竟然有安全带!真是奇怪。乘务员是可爱的小姑娘,一再叮嘱我们要系好安全带。我们只当耳边风,自顾自的聊天。车上乘客无几,后边几乎都是空的,我们偷偷讨论一对带着小BB的年轻夫妇到底是越南男人娶了中国女孩还是中国男人娶了越南女孩。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刹车,我们差点飞向车头。原来是前面有一辆车突然冲出来,天啊,你不要命我还要去越南呢。然后,理所当然的,我和小黑对望一眼后默默系了安全带。

      一路非常兴奋,乘务员小姐介绍我们认识同车的一个中年男人,他在越南经商,忘记他的姓了,暂时叫他好人先生吧。这个时候,小黑自然就担当了获取信息的责任,不停的问他在河内有什么好玩的,有什么地方要注意的。

      不知不觉,到了边境,要过关啦。好人先生说,最好先在这里换越南盾,这里有他相熟的店。于是我们自然就跟了上去,一对母女热情招呼我们。然后在换算的时候,她们一会说美金大头的不要,只要小头的,旧的不要只要新的。丫的,换来换去最后我们晕了。拿着计算器左算右算最后确认没错,才肯离开。

     出境大厅非常安静,没什么人,很阴凉。一切很顺利,好人先生非常娴熟带着我们,一路顺畅。出了出境大厅,我们坐上电瓶车。经过站哨亭的时候,有士兵站岗,司机大叫:“把护照拿出来,对着他!”于是一车的人举起护照,翻到盖章那一页,对着兵哥。兵哥漠然的看着我们从他面前经过,这一刻,感觉像在动物园坐着电瓶车看老虎。

     然后,要入越南境啦。我只能说,中国出境大厅和越南入境大厅真的是两个世界。好人先生很快帮我们拿来表格,我们一一填好,然后排队。大家都知道,越南入境免不了要贿赂,多少自己拿捏。好人先生叫我们准备5块钱,夹在护照里,跟在他后面。于是我、小黑、还有一个路上遇到的小女孩三人站一起,小黑在护照里放了5元,然后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手法非常熟练的把5块钱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到桌子底下,然后装作严肃的样子看我们的护照。小黑小声说:“他收了我们的钱了。”我默默点头,使了个眼色。然后工作人员把护照还给我们,我们撒欢的跑了出去。

      入了境,还要坐大巴才能到河内。这次的乘务员小姐是越南人,不大会讲中文。我们在车上问她sinh cafe的地址她也不知道。然后,要重点介绍一下我们技术越牛的司机大佬。他的头顶就是电视机,他一边看电视,一边飞速的开着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死人。他几乎是以看电视为主,开车为辅的。这个时候,不得不讲一个字:囧~~

      突然,小黑说:“我们少了十几万。”什么?!我跳起来。“刚才换钱的时候,我们少了十几万,现在算清楚了。”“顶!”我非常生气。“唉!”小黑长叹一口气,“没想到还没出国门就被同胞给宰了。”无言。

      睡了一觉,还没到。拉开窗帘看窗外,尘土飞扬。这时候,肚子有点饿。又把打包的油条拿出来吃,依然香脆可口。吃着吃着,小黑突然大叫一声:“喂!”吓得我差点没吐出来。“我们出国了!竟然还在吃油条!”小黑瞪着我,两个愣住一秒,然后哇哈哈笑个半死。

      中途停车吃东西上厕所。是越南人开的路边餐馆,但是也收人民币。我们叫了个粉(也就是PHO),旁边小男生跟我说话:“你去越南干嘛?”哦,原来是同一车上的,一直没留意 。“去玩啊。”我很兴奋的说。“越南有什么好玩的,什么也没有。”他很奇怪,我笑笑,没说话。这个问题,从我准备这次旅行到结束直到现在,还会有人问我。我的反应,永远都是一样。

      吃完东西,我们去橱柜看一下有什么卖的。一个外国男人在买东西,拿出一小堆人民币,很小心很小心的数着。我们窃笑,到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用越南盾的时候,比他数得还要慢!

      终于在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河内了!一下车,无数的摩托车在叫嚣,阳光还是那么刺眼。好人先生帮我们叫了的士,并且帮我们讲好了价,以5万越南盾的价格载我们到sinh cafe。算了下,1万盾块等于4块人民币,也就是20块钱。不算非常便宜,但是绝对不算贵。天知道我们自己打车要多少钱,而且司机非常熟路。

      终于到了sinh cafe。小黑说:小姐,到你展现英文水平的时候了。咳,我故作冷静的走到柜台前,说我要买今晚去顺化的车票。谁知道竟然满座了,只能坐明晚的车。无奈,我们决定去其他的冒牌sinh cafe碰碰运气。没结果,全部都没车了,最后只好又回到原点。

     一讲又是半天,原谅我的憋脚英文,终于搞清楚线路,开价是51美金。开什么玩笑,当我们没做功课啊,我们知道是可以讲价的。于是一轮讨价还价,最终敲定35美金(还是39?忘记了),河内-顺化-会安-芽庄-美奈-西贡。然后,挑座位。我们想要两个靠窗的位置,讲来讲去讲不清楚。最后,求助旁边一位中国大妈,大妈帮我们讲,没想到那个卖票的男人竟然不肯!僵持不下,突然,那个男人敲了几下电脑,然后很不屑的抛出一句:”OK,you can sleep together. “

     ……

     搞定车票,那个男人拿出两件蓝色的T恤,说是送的。哇哈哈,我们乐歪了。

     买完车票,走出sinh cafe,天已经暗了。要加快找酒店的步伐。根本不用做任何语言或动作,一个年轻的越南男孩走上来问我们是否要住酒店。二话不说,跟他去看房。房间一般般,我们知道要河内的大概房价。他开价12美金,我们死活砍到10美金。一句”we’re friends!”搞定。

                                                         

待续……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5月25日 上午11:52

    继续~GO ON~~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