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行

186A Hotel

住过很多旅馆,大部分都只是匆匆路过,没有特别的留恋。只有一间例外。

那是在芽庄的86A Hotel,找到它,可遇不可求。在阳光灿烂的早晨,我和小黑还有CCTV先生闯进破旧荒凉似在重建的酒店。一丝期待,一丝惊慌,很多的是兴奋。年轻腼腆的小伙子接待了我们,一翻讨价还价很快把价钱讲好,我们挑了二楼的双人间。

旅馆想必曾经很显赫,已经破旧的楼道依稀可见旧日的辉煌景象。总有凉风窜过,走在木楼梯上,偶尔磁呀呀的响。房间地面是铺的菱形磁砖,宽大阳台对面就是大海,阳光洒进来,很温暖。

走出阳台,刚好看见CCTV先生带着光头佬和一撇须走过,我兴奋的大声呼唤他们,他们回头给我开心的笑容。那是多么美好的回眸啊。

我们在满满阳光的窗户上晾了衣服,一个不小心把房间反琐了还出不去。最终只能从阳台爬过隔壁房间,开门出去跑到楼下叫服务员上来帮忙开门。

他们住在三楼的三人间,刚好在我们楼上的同一房间。四岛游回来的傍晚,跑上去他们房间。我和光头佬在阳台吹着大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大正午跑出去晒太阳,满身红通通的,像个土著。我穿着大大的T恤,里面还穿着泳衣。风好大,把头发吹得像稻草一样,他的单眼皮笑起来是一条线。

我们跑去旅馆对面的酒吧,四人围着烛光大玩truth or dare,极度疯狂。最后每个人都脸红通通的,也许是因为美味的啤酒,也许是因为旅程的兴奋。

搬了椅子出来阳台,大叫“蚂蚁!蚂蚁!下来聊天!”然后光头佬就屁癫屁癫的跑了下来。一撇须是个自闭的孩子,固执的躲在房间里上网。我们分享着手机里的音乐,听光头佬16岁里录下的稚嫩歌声。终于三人又耐不住寂寞,跑到海边去,买了红酒,就着星光海风和甜美和菠萝尽情对饮。

我们一同结帐,离开旅馆,踏上往西贡旅程。最终的告别,来不及说一声再见。

而留在我脑海里的,是那宽大安静的86A Hotel,还有那些结伴的美好。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12月4日 上午8:45

    我失忆了。。。
    怎么完全没有那段爬过围墙的印象?
    博主 对 黑 的回复: 2009-12-04 10:31:19
    你断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