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3母亲节

    母亲节。一大早,朦胧中便被电话吵醒,原来是小黑这个准妈妈。要去买孕妇装,迷糊着答应。迷糊开门,洗漱,穿衣。这个准妈妈看来心情贼好,整天笑嘻嘻。只因那天听姓包的说,曾经见过一个很有型的大肚婆,于是小黑便邀我当军师,誓要做一个“型”的大肚婆!琳琅满目的衣服,我逢店便说:要很yeahyoung的孕妇装!

 

    以我的时间表,一般是周末的出门时间是2点。然后,今天却是逛完街,才两点。大肚婆不经累,于是匆匆步入地王的“渌亲脚”小坐。喝一杯极难喝的cappuccino,我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茉莉花开》的剧情,大叹母亲的伟大,再到《理发师》,再到身边的8……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话,有点多了。是这样的吧,谁会想到在旁人面前拘谨无话的我,会有这样的一面。只有在真朋友面前,我才会流露这种性情。

 

    姓包的一大早跑去健身,约好3点在Amor见面。奇怪,每次去都会见到那两个男人。两个让我曾经嗤之以鼻的浮夸男人。年龄大概都在35左右吧。我想他们应该是常客,就差没搬进来住了。忽略。进了小红房。

 

    姓包的把所有的袋子都打开来,我便打孕妇装套在身上学大肚婆走路,并示范一个“型”的大肚婆的穿法。笑声连连,我抽了一根烟。没有原因,突然的欲望。想想好久了,大概是两个多月了吧,我说戒就戒了。为了不影响我们的未来干女儿或是干儿子的胚胎发育,我跟包包跑到前花园去抽。天气好好啊,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不时有落叶掉在我们的头上,木棉被风吹得满街都是,在空中飞来飞去。它们,会在哪里落脚呢?

 

      Amor的出品,大不如前。小黑点的木瓜鲜奶,像是木瓜渣一样,糊得根本是固体。于是,便喝我的奶茶,而我,喝我习惯的白开水。什么时候开始,只爱喝白开水和咖啡。包包闹别扭,把待应叫过来投诉了一翻,把那固体的鲜奶退了。

 

    再去东华东的大牌档吃饭。马路对面有一间“一鼎面圣”,大大的招牌卖煎饼果子。大肚婆说想吃,姓包的就屁癫屁癫的跑去买了。等了九百年后,终于做好了。煎饼果子做得像煎蛋,无语。送过来的绿豆粥,我拿筷子挑起一颗米,酸的!一股叟味涌上来,Oh,My God!再闻其他的,一样!我们气死了,刚好那边再送过来一碗,我们马上让他给退了。那人忙道歉,答应换小米粥。再送来,我闻了下,宣布是正常的米味,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这边点的菜上来了,一顿美味佳肴后,打开小米粥。喝了一点,我用勺子搅拌一下,突然发现好像有颗大黑豆!我捞上来,一看!我快要要气疯了,是一颗六角螺母!!!唉,无奈。想要打消费者热线投诉,想想还是算了。我怕是吃多几次,会吃出一部废置的洗衣机出来。

 

    无奈,各自归家。

 

    看“女人吾易做”。

 

     11点,上床睡觉。

 

    失眠。

 

    大约3点,终于迷糊入睡。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06年5月15日 上午11:40
    很有感觉

    回复

  2. 2006年5月17日 上午11:40
    HOHO~~
     
    最是可恨的螺丝帽!

    回复

  3. 2006年6月2日 上午11:40
    看了这篇我是知道地王一带的饮食环境,继续发掘。造福我们啊。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