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暗涌

  我曾经跟朋友说过,我希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子,我会在里面种满各式各样的绿色的植物,我每天会给它浇水,施肥,悉心照料,然后安心写作。看似简单,要实现却很难很难。我知道。
 
  肥马听后,他说:我希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子,里面放满各式各样的游戏,我每天都会去打它们,不停的打它们。可爱的肥马。
 
  在公司的盘栽里剪了几条绿萝拿回家,放在小黑送我的透明的玻璃花瓶里。翠绿的叶子很好看,我却怕它在眼前一天天衰竭枯黄下去。犹如生命一般,不受控制。小黑送我一棵仙人掌和一棵不知名的小盘栽。我给它们起了名字,分别是绿萝仙子,绿蕾仙子,绿杉仙子。只有看着它们,我才无须挂着伪装的微笑与开心。
 
  我向亲密的朋友索要绿色的植物,他们二话不说的答应我。我不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而此时,我只是把这些绿色的植物看成密友们的化身,每天每天都陪伴着我。听我倾诉,不会嘲笑我的懦弱,也让我避免哭泣的尴尬。我想,他们也明白。
 
  头发已经很长了,又是同一般的长度,同一般的情景。这一次,我不会再剪了。即使掉落的头发总让我忧心,但是我还是要把它电得漂漂亮亮的。即使是很细微的事情,但是人生里却不止一次的错过这些细微却想要实现的事情。这一次,我放弃也许便永远无法拥有。
 
  回望自己的人生,已经快要过去25年。两手空空,后悔与遗憾似是占据了生命的大部分。那些错过的时间,错过的人,轻率的决定,任性的伤害,还有那些近似梦想理想,我甚至连为它们努力也没有试过。如果不会因为意外身亡,那么人生还没过去三分一,但是却已可以预见那暗淡的人生。一蹶不振的未来。还有,还有那让人恐惧的无能为力。
 
  没有约定,为何与我却不期而遇。如果注定要遇劫,又何必早早到来?其实可以再晚一点。真的,可以再晚一点。我早明白这是宿命,但却不知这宿命来得如此早。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