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充实的一天

  与小黑、forest去广州酒家喝完早茶,正要踏上白云山之旅的时候,经过一楼的电玩城,童心大发。三人欢呼雀跃,犹如小孩。最壮观的莫过去真实拳击啦,说是真实,当然只是一款拳击游戏。但是模拟拳套仍然很重,对手更非闲等之辈。我和forest各扮演左右手,努力挥拳。而我更是全情投入,誓要把对方打倒。也许是我太投入,在凶狠挥拳的时候也发出阵阵助威的怒吼,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围观。然而实在体力有限,终于在打倒三个彪形大汉后,不支倒地。玩完后只觉得筋疲力尽,但是却痛快淋漓。小黑说,刚才围观的人都说“哇,这女的好暴力!”……so whatforest说得对,这真的是一个解压的好方法。

 

  抵达云台花园,便马上去坐缆车上山。缆车在绿色的树海上空滑过,风带来了片刻的宁静。我看着不远处的云朵,也许在那云朵后面,是一座天空之城。这一刻,忘记科学,走进童话世界里。在天空翱翔,太沉重的客观与现实只会让我们不堪重负。

 

  下了缆车,终于脚踏实地。空气很清新,我们慢慢的走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清洗已被污染的肺部。我们途辨认着各种植物,聊着身边的人或事。山上有很多小猫,像隐藏在树林中的小精灵。

 

  停下休息喝茶的时候,我逗玩一只在附近徘徊的大猫。哪知它很凶,伸手抓我一下便跳开。刚好在无名指上,渗出一点血,很痛。我想,它一定常常遭人伤害吧,不然不会这样戒备。

 

  下到半山已经接近五点,途经能仁寺,我们决定走去拜拜神灵。我们诚心拜佛,三个女人各怀心事。寺院异常安静,香火并不鼎盛。庙宇间有一口井,水很清凉。周围长满绿色的植物,我偷偷采了一小棵,装在小瓶子里,要把它带回家。立于神圣之地,突然忘记身在何方。

 

  有一个水池,是供人放生的,忘记了叫什么名字。里面很多很多的龟,还有鲤鱼。很多龟的背面都用红油漆写上放生的日期和名字,很沉重。其实看着这些大龟小龟,也许帝人看来它们很快活。然而,每一个在这里放生的人,特别是要在龟背上标记的人,放生只不过是一种赎罪或许愿。他们只不过将自己既罪行或愿望放在了龟的身上,而这只龟便一生背负这这个沉重的寄托渡过漫长的岁月。身在寺院中,当然相信轮回。龟的轮回比人慢很多,因为它们的寿命比人长。于是这些龟,有些便是便是背负了无数的人的不知道几个轮回的罪行或愿望,沉重的生活着。

 

  很久没有这样疲累,临睡前突然有一些感触,忆起一些旧事。突然的流泪。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