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诸多怨言的星期五

  莫明奇妙的安排好的行程突然就没了,今天一大早我其实就应该知道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工作积极努力的时候,人们眼角余光都不瞄我一眼。今天迟大到,一出电梯口就遇到总监……
 
     一瞬间,决定去买个DC。上网看资料,看中了已经停产的索尼T5。日货,像我这种超级爱国的人,却偏偏在日资企业工作。矛盾的人啊,原谅我对不起你,曾经屈辱的祖国。加入一个T5群,聊得非常开心,突然一个电话……去第一会议室开会。知道短暂的happy时光即将结束,忙得像狗的日子又回来找我了。
 
  开会。心里暗暗鄙视一番坐在对面狗屁都不懂的主管,为你卖命也就算了,不懂装懂尽丢脸却让我不敢恭维。若无其事,几句话解决了他们讨论一个小时的问题,殊不知此问题俺在半月前早已经攻破。一堆屁事堆我头上,认命,接了。
 
  下班。出电梯时见到一个熟悉的侧面,是三年前的旧同事。没有打招呼。一星期前,在超市偶遇旧同学,也没有相认。也许是他太高,也许是我太躲避。觉得自己怎么这样窝囊。我的被动竟然总在这种时刻表露无遗。
 
  天气好热。像走在焗炉里,我的眉毛都卷了起来。竟然没有出汗,怪事。在地铁里又想起数月前在此偶遇的师兄。对面是他,我其实没进车厢前已经知道是他。真该死,像我这种人竟然认人功力超棒。装作没认出,继续和同事谈话。知道他一直注视,我想我可以提名奥斯卡了。不出所料,他第二天在QQ上叫我,问我。当然是,否认。然后装作喜悦,再无言。
 
  太晚了,不想做饭。在OK便利店买了个红汁鸡扒饭,热咖啡。在楼下开门的时候,看不见那小猫。很害怕,因为今天没有准备晚餐给它。上了二楼,往下一看,它一动不动伏在花丛中。我怕它中暑昏倒,叫它一声。哪想它跳了起来,大叫对着我喵喵叫。我慌了,怎么办。对望,我看见那渴望,害怕,转身离去。我真TM后悔。悟出一个道理,如果没有准备晚餐,绝不叫它,不然只会让它失望,也让我内疚。这种感觉,怎一个痛字了得。
 
  继续在T5群里跟一班小男生聊天,很开心。一边看电视,看着我极讨厌的王亦非的<神雕侠侣>。靠,小龙女要被QJ了,我内心痛苦得要死。最怕看这种侵犯女性的电视,哪怕是没有特别的描写,这种意境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他大爷的,看得我连连暴粗。
 
  超级女声。
 
  罗丹--原本很讨厌,只是因为她感觉像个师奶。后来却喜欢她,因为她的一小段独白。是个坚强的女孩,我喜欢坚强独立的人。于是,我开始喜欢她。尽管,对她的嗓音还是不认同。
 
  付静--要是男孩子的话长得蛮帅的,可是偏偏是个女孩子。于我而言,李宇春,一个就够了;像twins,一组就够了;像周杰伦,一个就够了。后继而来的,我没看到有多少可以再次可以有如此“哗众取宠”的效果的(发现我真能乱用成语)。再说一句,她有点大舌头。这年头,不知道怎么了,很多大舌头的人竟然可以做主持,做歌手。像主持人谢姗,看她讲话我可真难过。
 
  黑楠--虽然过气了,但既然说开,也想评论一番。只能说一句,真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让偶象派的人晋级了,就说实力派更应该接受多一点考验,让大家见证;让实力派的人晋级了,就说一向坚持评判的标准是以实力为准,外形是其次的。我只想说一句广东话:“人又系你鬼又系你。”
 
  外面热浪一阵阵从窗外扑进来,我热得脱到只穿内衣。竟然有人说要跟我视频,免了吧。超女们又哭了。很难过。炒作的成份也作罢,毕竟小女孩们是真的感情,错的只是那些媒体。
 
  PS.罗丹和付静PK,罗丹晋级。各有所得吧。
 
   竟然有一个叫蜻蜓的……歌迷团也叫蜻蜓团……很多长得蜻蜓的小玩具在晃来晃去……很晕……还有那个多拉A梦的……粉丝团真痛苦……化得满脸都是颜料……却看得见友情的真诚……化妆的功力可真不可小看…..真情独白中素面朝天的超女们和台上的五光十色真有天壤之别。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