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白T恤

  昨晚吃饭时一不小心,把可乐洒了一身。并不太熟悉的男同事刚好带了一件T恤,与是众人劝我换上。那是一件白色的纯棉T恤,淡淡的是男人与洗衣粉混合味道。我在洗手间犹豫良久,终于换上。男同事身高184,可想而知T恤有多长,幸好是他非常瘦,所以并不是很宽松。
 
  于是饭后,我便带着另一个男人的味道回家。这种感觉很怪异,以至我一到家便迫不及待的脱掉了。我深知男同事这样的举动只是出于一种男性的风度,但却不经意间让我很难过。
 
  我常常会记住一个人的味道,想起一个人首先眼前飘过的便是他/她的味道。也许是因为这种奇怪的习惯,才导致我在那么久以后,仍无法彻底的忘记一个人。曾经穿过他的衣服,不是贴身的T恤,而是外套。那时,我很爱在冬天的夜里,穿着他的外套,寻着他的气味去思念。
 
  我的鼻子很敏感,像我的心一样。忘记是哪一天,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了另一个人的味道。那是背叛的味道,是决绝的味道。怎么可能忘记?它是如此浓烈与蚀人。
 
  记得他也很爱穿白T恤,但是我从来没有穿过。还是常常会在路上看到某一个白T恤的背影,几分相似。赶上去靠近,十步以外便已知道是错觉。因为,味道不对。也常常有跟他用同一牌子与系列香水的男人擦肩而过,心里便涌起满满的悲哀。如浪潮一样,反反复复。
 
  把同事的T恤洗了,挂在窗外晾干。风很大,把它吹得晃呀晃的。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