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夜机

  凌晨,坐在窗前。马路上静悄悄的,没有行人。彻夜工作的小保安默默的坐在对面大厦门口,昏黄的路灯让他的身影看起来很忧伤。空气很清新,那些复杂的气味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都带着各自己的气味回家,而那些由皮肤的毛孔所散发的热气,只笼罩在各自的小居室里。
 
  黑暗中的城市突然的颓败了,我想脱了鞋,赤脚走在那些被风化了的岁月的痕迹上。风吹过来,我仿佛听见海鸟的呼叫,浪潮拍打礁石的声音,还有那夹杂着咸与腥的海的味道。我转过身,看着洁白月光下的影子。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对峙,直到我的头发变白,丝丝脱落。它突然无声的缠上来,紧紧的掐住我的脖子。无法呼叫,我拼命挣脱了,逃离。它紧紧跟随。与我的步伐一致,从不落后。
 
  浩瀚的大海忽然不见,巨大的恐慌让我猛然收住脚。丰盛而热烈的生命,在这一瞬间衰老。我似至身于悬崖峭壁,抱住身体失声痛哭。
 
  是谁?我突然惊醒。手指被烟头烫醒。眼角是湿的,我又点了一根烟。
 
  forest说,你很像<<莲花>>中的庆昭。
 
  那些假装的尊严,无谓的斗争,虚假的热情,都在生命的冷眼下自惭形愧。
 
  她说:生命来去自如,连一丝惊动的声音,都不需要发生。
 
  太多积极或乐观的劝告,被强制的灌入我的脑袋。木偶般被摆布。
 
  看着天慢慢亮起来,是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