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记忆中的灯光球场

  小时候,住在爸爸单位机会关家属小区里。在家的旁边是一条小河,河的旁边是一个灯光球场。球场便球场,为何要加上灯光二字?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
 
  那时候,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录像机,更别说什么VCD了。机关便组织每个星期六晚上都会在灯光球场拉上大屏幕,放电影。于是,星期六便是我们这些小孩子日夜期待的日子。一家大小拿着大小不一的椅子,兴高采烈的结伴去看电影。小时候看电影,我总爱问那个是好人还是坏人?爸爸总说,好与坏没有绝对。我似懂非懂的点头,转头再问:那这个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个灯光球场,记录我的童年,留下很多很多的回忆。
 
  每年的六一儿童节,都会参加班上的舞蹈或歌唱表演,于是脸上便画得红扑扑的与其他的小伙伴在球场表演。那时看那些机关领导的脸每个都笑嘻嘻的,我便纳闷他们为什么笑我,是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偷穿妈妈的高跟鞋,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可是妈妈的鞋,我两只脚都穿进去也不够啊,于是东歪西倒的去球场看叔叔们打球,好多人啊。我一进门,就摔倒了。周围的大人都在笑我,我却不以为然,爬起来昂着头再走,再摔倒。
 
  和小伙伴去玩耍,跑上主席台。主席台有两个,一高一低。是用来球赛时评委坐的,上面是两块又长又宽的大石板作桌子。我一手撑下去,石板竟然是松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边的小伙伴都跑光了,石板压在我的脚上。放声大哭,引起了在下面打球的大哥哥的注意。两个大哥哥急忙跑过来,一、二、三,其中一个大哥哥叫着预备,然后把石板扛起来。我的脚已经是血肉模糊。好在大哥哥是爸爸的学生,知道我家在哪,一下子把我抱起往我家里冲去。就这样,我休养了三个月,没有上学。
 
  常常跑来偷看大哥哥大姐姐们溜旱冰,羡慕到不行。然而妈妈说那是小太妹的行为,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一个比一个玩得开心。而我,孤独的坐在台阶上。
 
  暗恋我的小男生,常常约我在球场等。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只是在阳台上默默的偷看他有没有来。
 
  而我暗恋的小男生,却喜欢上我身边的小女生。
 
  离开快要有六年了吧。记得最后一次去,读大一,还没有搬家。放假回家,他约我去那灯光球场,恳求再一次机会。我冷冷拒绝,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一些伤痛,就此遗留,不要再带走。
 
  我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开满紫荆花的地方。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