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杀手命

  朋友小聚,在小黑的店里。
 
  初时玩骰盅,不亦乐乎。后来转玩杀人,而我每一次都抽中杀手的牌。于是有人戏说,这便是传说中的杀手命。不信邪,再玩,每次必中。不得不认命,杀手命。
 
  做杀手,很累。压力很大,我玩得后来开始有点头重脚轻。
 
  无奈,转做法官。这样一来,轻松很多,头重脚轻的症状亦随之不见。
 
  我恍然想起大学时演出的那一出话剧,高唱:女杀手~~~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