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封闭

  睡梦中似乎听见家里电话铃声大作,睁眼一看,原来是真的。是包包。我,快要忘记你的声音了,包猪。很兴奋,不停的讲呀讲,发出很多你不敢相信的疯狂的大笑。天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在你面前,我总是像小孩,藏不住心事,当然也不愿意。
 
  也许只有我才会在这个时间睡觉了。晚上7点至10点,我总在这段时间犯睏。然后醒来,再枯坐到天亮。抽很多的烟。喝很多的水。
 
  我突然有点难过,于是便湿了眼睛。低头看看自己,觉得生活一团糟。糟的只是我自己。
 
  封闭好久了,除了小黑,没有见任何人。像奔跑在沙漠里,喘不过气来。时间久了,我开始怕生。每次踏出门口,都会莫明的紧张。于是,便常常突然放弃,半途折回。
 
  想喝酒。却不能。都说烟酒不离家,我还是活生生的把它们给分开了。不喝就是不喝,谁都不能勉强。
 
  我常常坐在窗前看着天渐渐亮起来。凌晨的风很凉。天空总是微微泛红的。那些楼群偶尔会亮了一盏灯,一会又灭了。想依靠一下谁的肩膀,没有人让我有这样的欲望,于是趴在自己的手臂上。
 
  想跟谁聊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讲几句。但这个时候,大概正常人都已经睡得很香了。
 
  对面老别墅的天台那些植物可长得真好,也打扫得很干净。可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在那里伸展一下或是坐坐聊聊天呢?如果是我,也许我会整天都呆在那里。白天晒晒太阳,晚上乘乘凉。我成了典型的老人了。
 
  昨夜的那场大雨着实给了我惊喜。只是,easy come and easy go.
 
  偶尔不同的朋友问我,失踪那么久,去哪里了?
 
  我说,一直都在,一直都不在。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