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get out

  今天跑了好远的路,天气天气很干燥,我的耳朵里头发里好像都塞满了沙子,痒得我要疯掉。
 
  竟然在公车站有一个小混混跟我搭讪讲一堆莫明其妙的废话,然后又在公车上让一个变态不知道是无心或有意的掐了一下小腿,不知所谓的东西。
 
  Son of the bitch!
 
  一整天,我的脑子里都在咒骂着这句话。
 
  到底有多久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数数看,超过三个星期了。也许,这个周末,终于可以。
 
  为了安慰一下自己,晚上在家做饭。发现自己煮得超好吃,想着以后我的男人可真有口福。
 
  突然想起一晚看“铿锵三人行”,一美女抱怨自己无人追求,更与帅哥无缘。然后窦文涛说一般都是鲜花插在牛糞上。而后美女笑问:那一陀糞到底什么时候才出现啊?
 
  看的时候,我为这一陀糞大笑了很久。每个女人在自己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是个美女,那么说来,女人身边的男人均可用“一陀糞”称呼。
 
  我新买了一串粉晶,说是精神寄托吧,突然我想找一陀糞来关心一下自己。
 
  昨晚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霉运要过去了。
 
  于是今天,好像就突然转风了。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