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2一截烟头引发的难过

    早晨的风很凛冽,吹得我心里发抖。等车等了好久,幸好电信广场的环境不错,让等车变得如溜狗般休闲。

         眼前走过一位挑着破烂行李脏兮兮的老头,刚好到我跟前,他突然弯腰去捡什么东西。我定眼一看,原来是已经被踩扁的一小截烟头。他捡起烟头,高兴的小心拍掉上面的沙尘,掏出打火机。

         我心里不是滋味。到难过的程度。

         想起两年前,和一众朋友去台山浪琴湾游玩。租了民船出海,我们敬烟给憨厚的船夫,他欢喜接过。我发现他竟然将烟掉转过来点,等到发现时一面窘态,慌忙熄灭,再点。幸好,众人欢呼雀跃,并没有发现。而我,记忆犹深。

         前天,和蕉去江边吹风,看路人放风筝,不亦乐乎。突然听见附近有人大声吃喝。转头一看,原来是坐在不远处的一位老伯。他的前面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小伙子,大概18岁左右。小伙子伸出手,似乎在向老伯乞讨。老伯怒斥:滚!滚!

         小伙子怏怏走开,向我这边的方向走来。周围的人全部避之不及。我有点害怕,对蕉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们装作继续聊天。聊天。”继而低头,玩弄手中的饮料瓶子。

         果然,他停在了我的面前。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听不清楚他说一句什么,我已经吓得跳开。他似乎没关系,走了。

我问蕉:“他刚才说什么?”

         蕉:“好像是说,这个给我收吧。”

       “啊?你的意思是说他只是想收我这个瓶子?”

       “嗯,应该是的。”

         我后悔不已。如果我听清楚,我一定会把瓶子给他。我想,我这样惊恐跳过的举动,对他的伤害绝不亚于刚才老伯的怒吼。

         其实,身处广州这样一个错综复杂贫富悬殊的大都市,每天每天我都会见到不计其数这样的人和景像。我的心应该一早麻木了。然而,为什么我还是要如此难过。

         如此难过。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1. 2006年11月28日 上午11:54
    我走了,你保重

    回复

  2. 2006年12月1日 上午11:54
    那个浪琴湾的船夫。。。我记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