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未完

 
阳光明媚的周末早晨。
爬上天台,晒晒我骨子里的潮湿。
在丽江的时候,包包说,暖暖的阳光会把两个人骨子里的潮湿都给晒干。
于是在那大雨滂沱寻找客栈的夜晚,我仍在大红的雨衣下踏着坚实的步伐。
 
风很大。陌生而苍白的男子,我腼腆打招呼。
与陌生人打交道实在不是我的擅长,匆匆别过脸去。
隔壁天台的杜鹃花开得好生灿烂,紫红色的花瓣在阳光下摇曳多姿。
 
深红而残旧的旋转楼梯,让人目弦。
我坐在窗前看书,是许久没有看完的《莲花》。
一些在旅途中的困境。一些深处的痛觉。一些无法痊愈的伤口。
那么相似。
不能自拔。
无法继续。
 
黑暗中听着自己的心跳,呼吸声。
她,她,她。
看着她们幸福的脸,我在微笑中跌落眼泪。
 
磨了咖啡,看着坚硬的小豆被碾得粉碎,然后在虹吸器皿中混合了水上上下下的翻动。
斟倒了汁液,弃置残渣。加奶无糖。
其实Amor就在隔壁街,但是我非常害怕触碰那些已如蜘蛛网纠结的快乐回忆。
那些也许不被谁认同的快乐。
 
也许,下一个周末,可以约上朋友去摘草莓。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