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3畸形的翅膀

 
 
蜻蜓: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想给你写信了。然而那些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感情,一直如暗涌般抑郁在心,无从倾诉。我只能默默的,默默的看着你,如陌生人般在我的生活中游走。
 
     我最近不看电视不看网页不看报纸不听新闻,似乎与外界的一切都断绝了。恢复年少时阅读的习惯, 听柔和的音乐。仍然是抽烟的,仍然是绿万。
 
     昨晚我在梦中去了西藏,徒步去墨脱路线。路上塌方无数,一次又一次被凶悍而强大的泥石流逼至死亡边缘。我是如此渺小,无论是在大自然面前还是镜子面前。挣扎着醒来了,黑暗中静静听着仍然存活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这一刻,我真实触摸到生命,如初生婴儿般娇嫩柔弱,身体残留着母体热气腾腾的鲜血。
 
     我想,也许是因为睡前看了《莲花》。这本书,我看了一年多了,却还是没有看完。每一次,都只是一小段一小段,之后便无法继续了。那些刺痛而真实的文字让我无法呼吸,急促流泪。  庆昭,内河,善生,在他们的身上总会看到一些阴影的复制。我的心因怜悯而悲伤流泪。
 
     咽喉越来越敏感,小小不适都让我干呕。而昨晚,内河去世。我突然喉咙涌出一阵酸楚,冲进洗手间不可抑制的反胃呕吐,空无一物的干呕。顺带的刺激让眼睛充血且流泪。我抬头看镜中的自己,苍白无血的脸。是否,有一天我不会再流泪,只是持续呕吐。
 
     我对未来,总是很惘然。越来越迷惑。很努力很努力去获取各种利益,然后去尽着一些与生俱来的责任。我不得不悲观的想到,我必须要以年轻美丽的青春为代价,以换取这些责任的履行。
 
     蜻蜓,你知道吗?我渴望也如内河般破皮而出蓝色的绝美而坚硬的翅膀,但它一直被生活紧紧压住,生成畸形的状态,扭曲的隐藏在我的皮肤之下。它常常感觉很痛很痛,而我却一直没有勇气去划破。
 
     也许就只能这样吧,生活在物质的城市里想要自由本就是荒唐而不实际的。也许,觉悟是痛苦的。如果我也如其他人般混然不觉的生活,也许也能得到表面的快乐。一些敏感与早慧的思想,注定我会有这样自我挣扎的人生。
 
     祝安好。
 
P.S 我用薰衣草干花自制了很多小香袋,放在衣柜里和枕头边。它们能让我暂舒缓一下,也许不再在梦中亡命奔跑。
 
                                                                                                                                              
                                                                                                                                             陌生人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零点零分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06年12月21日 上午10:25
    愿那些熏衣草能令你安睡!

    回复

  2. 2006年1月19日 上午10:25
    你的内心注定你不甘于平凡。。。
    其实人活着应该轻松一点。。。

    回复

  3. 2006年1月19日 上午10:25
     
    小朋友,别替我操心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