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2

 
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任何私人的对话。
我静默得,仿佛不存在。
没有见任何人,除却每天要面对的一堆。
没有与任何人交谈,除却工事与客套。
没有与谁联系,除却那个远在北京与我没有任何私人关系却操纵我工作的北方男人。
 
我说,有没有发现我其实很寂寞。
她说,好好享受。
 
睡眠严重不足。
昨夜在梦里,我忘记因为何事哭得竭厮底里。
只记得,她来看我,白色T恤。模糊的身影与轮廓。
给我真实温暖的拥抱。
虽然只是一下下。
 
他大爷的,2006就这么滚了。
憋的一泡晨尿还来不及释放,便宣告跨年庆典。
似乎是死刑的最后期限。
每个人都在说,2006的最后一个周末。2006的最后一次啥啥啥。
如果要倒数,别约我。
 不习惯庆祝青春离我越来越远。
 
巡例回想一下,这一年里发生的一些惊天动地的变化。
搬了家。
换了工作。
去了三个地方。
开始习惯每天喝牛奶。
不再喝冷饮。
开始每天步行一小时以上。
买了两双高跟鞋。
换了四支牙刷。
把头发烫焦。
家里遭爆格一次。
暗恋了三个不同类型的男人。
丢失了沙漠玫瑰。
养了三棵植物。
格式化了六年来的记忆。
手术的伤疤淡化了一半。
咖啡壶裂了一道痕。
只有一次在人前流泪。
三个女人相继怀孕。
喝了无数的咖啡。
抽了无数的烟。
 
欧耶~~
多么充实而俗气的生活。
 
在写一篇关于情欲与背叛的短篇小说。
也在写关于关于亲情的一些回忆。
偶有命题作文。
同时进行。
持续人格分裂的状态。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1. 2006年1月16日 下午8:00
    路还得走
    情还得留
    说多少话都没有用
    重要的是没有人能在重要的时刻说出你想听到的那句话
    或许你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07年 好运吧

    回复

  2. 2006年1月19日 下午8:00
    你也好运。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