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与爱情无关

 
    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很有种的翘了一天班。在被窝里挣扎着想要给自己煮一顿早餐。还是没有。于是这年的最后一个早晨就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的过去了。我终于也还是没能在这一年里给自己煮一顿像样的早餐。
 
    说好了要去看某人,我也没有食言。终归是去了。在这之前,幻想过很多见面时的情景。我一早想好要穿白色外套去见你。想着或许太阳很好,你我各站马路一边。看着你在对面朝我快乐的招手,我脑子发昏的跑过去,完全没有留意到马路上飞快的车流。“砰!”一辆该死的大货车把我撞得飞出两米外。好痛,我迅速爬了起来。看见你丫疯狂的大哭向我跑来。我笑了,一边笑一边向你走过去,你丫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都哭了,我只不过摔了一小跤而已。张开手臂,准备好好拥抱你。“嗖”的一声,你却穿过我的身体。我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去看你。好吵,车流仿佛静止了。里里外外围了好多人。我走过去,看见你跪在地上,搂着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哭得死去活来。那身体,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外套。只是已经染上大片大片的红。阳光好刺眼,白晃晃的外套,鲜红的血慢慢铺开来,扩散成一大滩。我伸手去拍你的肩膀,却无法接触你的身体。我看看自己的手,越来越透明,越来越透明。
 
    3号地铁某出口,正是他工作的地方。走在路上,迅速辨别身边每一张擦肩而过的脸孔。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呼,终于到了。某人露出如小孩般纯真快乐的笑容,迎接我的到来。一直喋喋不休的讲话,从来没有见那丫那么善谈过。很快乐有跟随某人公司的一帮疯子去烧烤,吃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北京的男人来电,最后说北京下雪了。
 
    你说送我回家,我说送你回家。争持不下,最后不了了之。我中途下车。你隔着车窗跟我招手,那一刹那,有些伤感。离开的伤感,和这最后一天有关。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