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一百支玫瑰

 
    吃完晚饭后便犯困,沉沉睡去。直到十一点,被手机邮箱的短信通知吵醒。一封类似报告般的激励邮件,没有多余的感情掺杂。看了让人感觉沮丧。说来也是矛盾,本来便没有预算会收到任何回复的。但是,宁愿没有回复,也不愿看见这些鸿沟。
 
    昨晚在梦中有人送我一百支红白玫瑰,吓得我落荒而逃。一直咳嗽到半夜。好久好久没有咳嗽,心里竟然想以为我已经不会咳嗽了,现发现原来它像呼吸一样,不用学习,与生俱来。熄了灯,便伸手不见十几指的黑。听着自己的咳嗽声,想起十几岁那年。楼下的老伯临死前一晚,也是这样咳嗽不止。他走后每一次经过他家门前,便如烈日当空一下子阴暗下来。加快脚步“咚咚咚”的跑上楼去,生怕那紧闭的门突然开了一条缝,伸出来一只皱巴巴的手。
 
    而他,是我小学同学,一直到初中。之后便听说因为精神问题,回家休养。此后便常常在路上碰见他,并没有任何异常,仍然与我友好招呼,发发牢骚,讲讲笑话。然后,在2000年的国庆假期回家,便听妈妈说,他堕楼轻生。那个夜晚,他似被人驱逐,在屋里来回拼命奔跑。喉咙似被掐住般发出痛苦的哽咽。大口大口的呼吸,全身湿透。然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出阳台,大叫一句:“妈妈再见!”便纵身一跳。只是三楼的高度,但却摔得脑浆横飞。血在惨白路灯下摊开,蔓延成一片红的海洋。腥味吸引来的无名小虫,一不小心掉进粘稠液体,陪了葬。也好,让你不置于去得那样孤单。
 
    一些关于死亡的记忆,在我睡了四小时后,突然涌现。我想,罪魁祸首还是那恐怖的红白玫瑰。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