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4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已经,很久没有那种工作充实到脑子发麻的感觉了。不用思考,连打杂的活儿也没。就这么坐着,呆着。昨晚早睡,只为了今天发呆的时候不至于打瞌睡。
 
      每天电梯门一打开,我就像走进坟墓一样,即使没死也是行尸走肉了。怪不得外国人觉得13很邪门,看来咱这公司也真够白痴的,选择了这不详的层数。但是,到底是13影响了这公司,还是这公司的人的变态而导致了这13楼层的变异呢?
 
      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我来数数咱这公司的变态迹象。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坐,后果自负。
 
      首先是那个老女人。四十多岁,八字脚,喜欢穿雪纺料的老式格子裙配李宁波鞋。头上左右两边所起两小撮辫子,夹紫色的夹子。很喜欢把“我操”挂在嘴边,不分任何场合,想说就说。总爱说“……的话呢,……的话呢,……的话呢”,一次总结下来,“的话呢”这三字数占了全部内容的三分二。喜欢发出巫婆般尖锐恐怖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然后是当初对我赞许有加,满脸春风的迎接我让我受宠若惊的大老板了。ER,这个呢,不说我还不敢相信,说了我更不敢相信,他竟然是地道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这个就撇开不说,此人爱好给每个员工三五天就来一个个人激励,反正是每人都准备了一套,三五天说一次,屡试不爽。特注重表面,而不在乎实际的效益。没有商业头脑,总想着忽悠人,但到头来尽是被人忽悠,还爱抬扛。例:几百万的别墅没房产证,百多万的车子没写他名,51%的股份竟然没控股权。多的就不说了,这三样够呛了吧。
 
      接下来是重头炮了,大概我三倍体重跟她也没得比。此女号称1983年生,样子看上去像1938还差不多。身高跟我差不多吧,160左右,每天穿一双卡其色松糕运动鞋,卡其色外套,卡其色裤子。注意,这些颜色是我估计的衣服原来的颜色,因为现在在她身上的都是灰色偏黑的。头发奇乱无比,飘满头屑,指甲平均一百米的长度,清一色黄黑色。这些外形的问题,她爱影响市容我也不计较,反正我不看她。可这丫爱有事没事跟你装亲,冷不防在后面抱抱你,摸摸你的脸。……饿滴神啊,那个恶臭要把我熏死过去。她还具备我最讨厌的特质,爱装B。讲话特官腔,跟作报告一样,见着上头嘻皮笑脸装嫩装可爱,见到同级像见着自己工人,一律大声训斥。而且长短鼻音分不清楚,常常“好大风”,变成“好大分”,“小黄”,叫成“小环”。吗乐个巴子。
 
      再下来到财务。是不是财务都是婆婆妈妈,罗里罗索的呢?我看不然吧,也有很多干净利落朝气蓬勃的财务的啊。可她,怎么就……每见我一次,不管是在饮水机旁,还是在洗手间,还是电梯间,只要有机会见到我,她都会百谈不厌的讲她那卷发。用啥牌子的定型产品,去了哪里洗头,哪个师傅好,哪个小工差……我的妈。有一次上洗手间,竟然看见她逮住洗手间搞清洁的阿姨在讲这个,我晕倒不起。
 
      到采购了。她爱讲话,声音特具穿透力。一发音,大概珠江的江面都跟着颤抖,起不了大浪也泛了涟漪。也是长短鼻音不分的人,喜欢跟我后面那男的打情骂俏。其实我这么讲可能有点过份了,可是只怪她太爱撒娇,撒得我起鸡皮疙瘩,也许楼下江边散步的人也跟着起。她喜欢不停的问我:“广州哪里有卖这种饰品的?”“广州哪里有卖这种衣服的?”以前我常说不知道,后来问多了,我一律回答:“地摊。”有一次,她撒娇撒上瘾了,大叫“我的鸡巴在哪里?我找不到啊!555…..”转头一看,原来是在找她的手机,我狂汗。
 
      咱公司小,只有十几号人,可总监加老总就已经5个了,还有两个正副经理。今天是俺进这公司整整两个月,在偶总监在的时候我天天跟他出去逛街给他做导游,喝咖啡,聊天,或者出去谈生意像个花瓶。总监出差了,我就天天在公司发呆。没啥要做的,一天内把一个月的工作做完。所有人都是拖拖沓沓慢条斯里的,就一项目从去年4月份到现在也没做好,我一急性子也慢慢磨钝了。
 
      我每天,只是面对着电脑,脑里一个字:空。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4 条评论

  1. 2007年1月15日 上午11:41
    支持你转行!

    回复

  2. 2007年1月15日 上午11:41
    支持你转行!

    回复

  3. 2007年1月19日 上午11:41
    我转行送外卖了。

    回复

  4. 2007年1月27日 上午11:41
    “我的鸡巴在哪里?我找不到啊!555…..”这句经典啊,哈哈。。。过完春节可以考虑令谋高就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