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3周末愉快

 
      外面天好黑。我出去买宵夜,遇见对面那只肥美的大白猫,摇着骄傲的尾巴扭着屁股走过。巷口那家裁缝店还开着,中年男裁缝借着苍白的灯光缝着哪家的衣服。上面是陈旧的老式牌匾:上海时装。
 
      今天是大寒。halfway的夜依然是黑得一塌糊涂吗?今夜留宿的流浪客来自哪方?他们也像我们一样,点着蜡烛围着油迹斑斑的木桌玩锄大地吗?还是也被烦人的粪青缠身?坐在大露台舒展身体的时候,会否有赤裸上身露出浓密胸毛的老外问他们借香皂?和他们同宿一室的是否会有沉默不语的日本小子?他们是不是也喝了美味的山鸡汤?还是,这一切其实每一天都在发生。只是,曾经有过的我们,已经离它很远很远了。孤独痕痒的只是我们,而halfway,每一天都是如此度过。
 
      近来常常抬头望天。于是常常在夜色渐沉的天空中看过闪烁飞过的飞机。他们要飞去哪里呢?我总默默的问。当我飞过天空的时候,是否也会有人抬头恰好遇见,也在心里问候我一声。
 
      “如果桃花还可以开三年,让我一剑劈死你。”这是多多那首诗中最后两行。我看着,竟然心里一阵痛,眼眶发热。我狠狠的冲她说,我恨你!她只淡淡的说,路上小心。然后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河中倒影的高架桥,像一艘巨轮的形态。铁达尼号沉没的情景在我的脑海中蔓延开来,哭爹叫娘的声音回响不绝。
 
        我说,我觉得自己变得好懦弱。欧爷说,这样不好的,心里很想什么就勇敢的去。我说,别,别这样鼓励我。是的,我怕我倒塌了。又或者说,我……我我不出来。
 
        我把地板擦了又擦,亮得可以照出人影。明天我会早起洗被子然后看片看书写写文。
 
        周末愉快。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07年1月21日 上午2:01
    周末就要过去了

    回复

  2. 2007年1月21日 上午2:01
     
    还有下一个。
     

    回复

  3. 2007年1月27日 上午2:01
    又是周末了,不过据某人说要加班,呵呵,辛苦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