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金牌经纪

 
     展厅开张在即,工作人员的服装却没着落。于是便带着新来的两小孩去买适合的衣服。整整一个下午,流连在流行前线与地王广场之间。两小孩madel出身,高得很。本来给他们挑衣服不是件难事,但是要配合展厅便成了一大难题。我不停拿着衣服在他们身上比划,煞有介事提出赞同或反对的意见,宛然一个模特经纪。
 
     非常累。走到两脚渐渐失去知觉,此刻觉得自己枉对爬山狂人的称号。在回程的出租车上我呵欠连连,两小孩仍然兴奋雀跃,我却连牵动嘴唇应答他们的力气也没了。岁月催人老啊,我有点伤感。
 
     回到公司,老男人从北京回来了。我没有兴趣见他,因为我对那些浮于表面而没有实际行动的演讲着实提不起劲。偏偏他死皮赖脸的滚出来,对我今天的成果评头品足一翻。本来可以一句话说完的内容,他讲了足足十分钟。不外乎是“这个,那个,就是说,哎,真的,好,这个,那个……”我想起读书时语文考试里常有的考题:总结中心思想。我想,他读书时恐怕这一题总考零分。看着肥胖女人笑嘻嘻的拿着鞋刷子跟着老女人转,我有气无力的背了包滚回家。
 
     老女人近来对我的态度有很大的改观,我便也和颜悦色的对她。只是我想这些人都是长时间封闭在一个乏味的环境里,以至于我随口一句都让她笑得花枝乱颤。没有幽默感,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还好,她尚且懂得发笑,不然便报废了一条神经了。
 
     两小孩的思维算是开阔,跟年轻有很大的关系吧。刚刚进入这一行,总会提出一些新奇趣怪的问题,不像我这种老油条,对啥都见惯不怪。爱发问总是好的,即使是问了我回答不出的问题,当然这种情况尚未发生。但是他们的积极向上让我感觉到年青的气息,我也乐于带着他们,和他们平和的相处。
 
     喉咙有点痛,有发炎的现象。别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说话。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