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1午夜空铃

 
    凌晨十二点整,我懒洋洋的跑上小阁楼,宽衣解带,正准备钻进温暖干爽的被窝。突然,门铃响了!
 
    拖长的尾音回响在房间上空,楼道里的感应灯也跟着亮起,似乎一切有备而来。我第一反应是别人按错门了,这种情况发生好几次,不去理它。但是,它似乎很坚持,一直在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有点打颤,打开手机,没有动静。如果是朋友,应该会先电话知会我。大概响了整整两分钟,我突然有点暴躁了,他大爷的要是真是什么鬼怪我就收了你!
 
    打定主意胡乱穿好衣服,“蹬、蹬、蹬”跑下去,正要拿起对讲机。停了。突然停止,我听见自己急促而略略颤抖的呼吸。“呼……”终于告一段落,不管了,睡觉去。原本繃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很疲惫。重新爬上小阁楼,准备睡觉。突然,电话里那个叫徐若暄的女子大声唱起歌来。我吓得脸无血色……(好吧,我承认当时吓得顾不上照镜子,可是一般都是这样形容受惊吓程度的,何况我的脸色一直都是挺苍白的,所以用这个词准没错!)来电显示,竟然是……虎爷。我晕。
 
         “在哪?”
 
         “在家啊。”
 
         “在家?!你这什么小区啊?全部的门都锁上了,害我在外面多彷徨多无助啊。”
 
    “……刚才是你按门铃啊?”
 
        “给你送吃的来了,赶快出来!”
 
        “哦。”
 
    披上大毛毯,“蹬、蹬、蹬”跑下楼,穿过黑暗狭小楼道,推开门。没有人。我像个老鼠一样闪闪缩缩,东张西望。终于看到前方铁门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招手。兴兴冲的奔跑过去,果然不出我所料。旁边还有一个英文名叫森林的女人,拿着两大袋东西傻笑着站在铁门外。递过来一大袋苹果,还有面包。ER……我想说,有点像探监。
 
         “喂,你们复合啦?”我一脸坏笑。
 
         “嘻嘻,我们今晚上去吃饭了。”她一脸淫笑。
 
    “哎,没眼看。那我回去咯……”冷不防旁边伸出来一只大手捏我的脸,我连滚带爬的跑了。留下一路苹果和面包的香。
 
           回到家,安静下来。我想起去看情人节小黑突然开着摩托回头,送我一束迟到的百合花。
 
           她们,都是爱着我的女子。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7年1月30日 下午4:44
    你个手提电话~~~~打极都无反应,我唯有……….不停按门铃,咔咔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