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命硬

 
      看着老男人紧张冒汗左右摇晃的给那风投人讲解咱们的经营模式,嘴里乱七八糟一堆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数据,还有与现在理念完全背道而驰规划,我忍住笑,不停的偷偷跺着快要麻痹的双脚。小男孩D体贴伸手到背后帮我捶腰,差点没把我的肺给捶得吐出来。小女孩G偶尔看我,眼光交汇时投以叫苦的表情,我回之以安慰与苦笑。
 
      因为感冒加上严重睡眠不足,我今天的脸很肿,眼圈异常黑,而且还真穿得像个黑寡妇,嘿。两小孩大谈特谈模特圈的八卦事,哦,他们管那叫“文艺圈”的。谁谁谁跟哪个导演上床,谁谁谁跟哪个摄影师有路,谁谁谁专为大款找模特吃饭,谁谁谁开价多少。我听腻了,起来走到电梯间抽烟。没有人,偶尔听到电梯上下滑落丝丝作响。打扫卫生的阿姨走过,哦,别用这种怪异眼神看我,你刚才擦玻璃的时候还把我们展厅的电线给弄坏了的。嘿嘿 。
 
      趁休息的空档,我拍下大厅周围的各式走廊。听说电梯间、走廊和厕所是最容易发生灵异事件的,偏偏我极爱空旷无人而偶尔听见抽风机声响的走廊。这些走廊里挂了几幅抽象到我无法辨别究竟内容为何物的油画。只是,画中色彩很艳丽,浓烈而丰盛的感觉。读得懂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热爱这股色彩便已足够。
 
      终于,老女人一声令下,我们可以先走。如放监般向黑暗但象征自由的夜色冲出去,冷风迎面而来,似在说欢迎你们回来。我喜欢这种方式,冲击而实在。分别坐上回家的出租车,我给两小孩发了两信息让他们好好休息,得到一晚安臭屁女的回复。
 
      似乎这几天的日志都是工作工作工作,没办法,实在忙碌,也许只有到周末才有一点点的时间去想想一些被忽略掉的人或事。其实,我从来不是一个工作狂,但是我可以。只要,我告诉自己必须要。亲爱的多多,你也是。他大爷的,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哦,不好意思,我又讲粗话及乱用成语了。BUT,so what?或许这就是你不愿意承认且面对的我。但是,我劝你还是面对现实吧。
 
      太晚了,还要不要吃苹果。一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但是,怎么好像是……健康远离我,这样顺口一点。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