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破戒

 
      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我总是很安静的。没有太多的话,也没有太多的笑。所以,作为同事的他们,总是看不见另一个我。小周末的时候,我随口说了一句,可以一起去吃饭哦。没想到那三人立马响应,于是便去了。席间他便露出与平时不太一样的亢奋表情,要知道,他从来给我的印象都是沉稳也许到了沉闷的地步。他提议饭后去喝两杯,我说不喝酒。他不信,讲了数种酒让我选择,最后我说我爱喝VOKA。他便异常兴奋,提议去唱K。一呼百应,我只好就范。
 
      整整一年了,我滴酒不沾。即使在以前酒量也是差得离谱,但也是从来不拒绝酒的。但是,现在似乎要破戒了。人人都很兴奋,玩骰盅、点歌、喝歌、大声说笑、抽烟、喝酒,忙得不亦乐乎。他越喝越豪,说出许多我不敢相信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还有我不相相信的表情与动作也接蹱而来。活像一个大小孩,虽然跟他无边眼镜黑色毛衣发亮皮鞋有点不衬,但总是让人惊喜的。我总爱笑他老,不肯称呼他帅兄,只肯叫师叔。但是,看来我要改口了,叫他“周伯通”。
 
     周末的闲情总是让人愉快的,没有作太多的打算,但是答应小黑会去看她和我的干女儿。朋友来接我,吃了一肚子的萝卜糕芋头糕龟灵膏蛋散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后便起程前往时代玫瑰园了。前面开车的男人把音乐开得很大声,陶醉的跟着唱,送给我一支波波糖。森林有些许的不开心情绪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爱情总是让人患得患失。摇下车窗,呼啸而过的风把我的脸吹得生痛生痛。沿途看见楼盘的广告–倒垃圾的时候遇到艺术家。我便笑说,倒艺术的时候遇到垃圾家。
 
     小可爱明显白了很多,刚出生时皮肤带着的红潮已经退去。小眼睛睁得大大的转来转去,我把手指放在她的小手掌里,她紧紧抓住,嘴巴张成小小的O型。小脚乱蹬,似乎想赶快长大,然后跟着我们一起出去游玩。小黑见到我们很是激动,嘴里噼里啪啦讲个不停。我看着她的脸,想着她的名字叫母亲。
 
     一行四人前往番禺吃饭,经过华南快速干线时看见血红的夕阳,我很是激动,无奈车开得太快无法拍照。于是,只好在饭后酒家的大门,三人分别留下灿烂的笑。照片中的我们,脸色发亮,似又是一年前这个时候,那些欢乐的时光。只是每个人,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幸好,在此刻我们的笑,是快乐而发自内心的。回程的路上,明月高挂,又大又圆。今天,许是十五?我说月亮大得我可以清晰看见那棵树,只是不见吴刚踪影。森林笑说,那你是否看见小白兔?我说,是真的。
 
     因为喉咙发炎的关系,我答应自己要戒烟三天。然后,几天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我总是这样,可以轻易的原谅自己。是好是坏,不得而知。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