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教我如何去小便

 
     在这样潮湿而温暖的天气,如果我说我有那么一点忧伤,是否会辜负了老天?但是,我总是一个让人失望的孩子。是的,请让我暂且承认自己在心底里仍然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然而我想我还是不需要谁来宽容认可的,就是这样的倔强。
 
     在我喝着美味的牛三星汤的时候,对面报摊的中年男人怏怏的问坐在我身边的老板娘:请问,可不可以借个地方小便?老板娘毫不客气的说:去对面啦,对面就是公厕,我们这里没有的!我看着他丧气的往回走,嘴里低声说:可是我走远了报摊没人看啊。他坐回对面的报摊,两腿不停的抖动,脸上是焦急的表情,左右张望。我起身离开,心里竟然难过。如果我说,心里泛起同情,是否会太容易感情泛滥了。但是,我的而且确的感到点点难过。那些悲伤,来自对生活压力以及中年男人眼底的焦虑。
 
      起身离开。热辣的阳光把地面的黄叶烤得更加发黄,车来车往间我穿过马路。身后响起老板娘的声音:你先去,我帮你看着啦!我心里一阵窃喜,这时眼前已经闪过中年男人的身影。他跑得很快,军绿色的外套留下残旧的气味。我如释重负。
 
      读幼儿园的时候,中午要在课室里睡觉。很大很大的床,十个小孩睡一张。横七竖八。我曾经因为不敢起身叫严厉的阿姨,挣扎很久后便尿在床上。湿了一大片,睡在旁边的小孩子被湿了的床单弄醒,于是大哭。而我,却为瞬间的解放而暗暗窃喜,阿姨的斥责也如耳边风般飘过。但是我们长大了。意识里的道德规范与廉耻意识,让我们知道“随地大小便”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行为。这本是很小很小的事,但是,当我们因为谋生的压力,以致连小便有时也会是一个难题。如果你也见到这一幕,你是会幸灾乐祸,还是像我一样,有些辛酸。
 
      翻出三年前的旧照,小男孩D说那时你真可爱。我说,你想说现在真老是吧。他窃笑,我陪笑。是谁可以为生活没有丝毫改变,面容从未被污染?我在那时,并未抽烟,并未喝酒,并未健忘,并未消瘦,并未苍老。眼角细纹往心里长去,过去的一分一秒再也回不去。曾经极度渴望的成长,也已经成为历史。它,甚至已经残旧得在脑海中没有了印象。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