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昨天.今天.下雨天

 
昨天
 
     天刚朦朦亮,我便背着硕大的行囊踏上归途。早晨的列车充满了刚刚醒的湿润泥土的味道,人们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温暖的味道,隔夜酝酿的急切的味道。车厢里的乘客大口大口的呼吸,刚刚苏醒便又昏昏欲睡了。
   
    “但愿我们能够随心所欲的生活。新年快乐。”我给所有的朋友或同事发去这新的祝福,但愿都可成真。
 
     已经过十二点了,周围响起烟花炮竹的声响,我却在此时接到森林哭泣的电话。为爱伤神的女子,我可以想象她在电话那头掩面而泣的景象。远方漆黑的天空不时泛起绚丽烟花带来的五光十色。一幕接一幕,此起彼伏。我看看玻璃窗中的自己,却怎么似受了潮的烟花,燃烧不起来。
 
     老爸最近迷上写小说,兴致勃勃的读给我听,我提了一大堆宝贵意见。老爸半眯着眼睛看着我,不觉泄出来一大堆赞许的光芒。我便有点眉飞色舞了,真是个不懂谦虚的孩子。
 
     他打来电话,在父母手中流转后便到了我手里。沉默接过,木讷回答。我还是那么的固执,固执到不肯称呼他。但愿,但愿……但愿你也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
 
     远方的人们还在为庆祝新年而兴奋燃烧鞭炮或烟花,他们是为过去而纪念,还是为迎接未知的将来而雀跃?不得而知了,我想太多了。
    
     还是不肯睡去,我似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什么。心里却是失落落的,没有半点的牵挂。那么,又有谁会牵挂着我的呢?上到一些无病呻吟的短信,我鄙视的回复:丢!然而,我还不是在继续着我的无病呻吟。
 
昨天
 
     终于向父母坦白我吸烟的事实。当妈妈正在忙活她的点心,爸爸正在忙活他的小说之时。出乎我的意料,了们的反应没有 想象中的激烈,只是平静接受,不忘嘱咐一句为健康着想少抽一点。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幸福的小孩。于是,我便明目张胆的在房间里抽起烟来。在这房间里,摆放着他们的结婚大床,坚实的红木质地。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便渴望可以拥有它。这么多年,父母不舍丢弃,到今日,它终于为我所有。
 
     今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其中有一小男孩,非常嚣张。我很讨厌他,不停的哭闹,一点都不可爱。妈妈说,小孩子都是这样,哪像你,自小便安静得让人害怕。哦,是的,我总在年纪小小的时候便冷眼旁观大人或小孩的一举一动。妈妈说,便整天呆在家里,出去玩玩。好吧,我决定明天要出去晒晒太阳,去人民公园的那片小山坡。不需要谁的陪伴,我实在厌烦偏执狂。为什么要如此的讨厌?也许,是因为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吧。如果是真的,我只好咒骂自己是个大笨蛋。
 
昨天
 
     他们都出去了。只剩我一个。我穿着清凉的小背心和短裤,宛如炎热的夏天已经到来。房子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安静。我走出客厅,诺大的空间让我觉得自己是个飘浮在空气中的幽灵。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如此几个来回。拖鞋敲打光滑的瓷砖,发出清脆而硬朗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走出阳台抽了根烟。对面人家的小孩,在宽大的客厅里欢快的跳着舞,她的父母正坐着对面打着拍子,脸上是宠爱的笑,像蜜糖一样让人发腻。
 
     一整天,我都在阅读与睡眠中度过。在下午的那个梦里,我不厌其烦的替自己和一个陌生男子修剪眉毛。
 
     昨天我在广场的小山坡坐了一个下午,吹风,晒太阳天气好得像是暑假,对面的小湖不断有人踩着小艇经过。我开始有点想念我的小屋了。我想我真的不是一个乖小孩,不能变成父母手中那一颗粘粘的糖。我总想挣脱出来,拥有自己的生活与天地。看看父母脸上的皱纹与头了盘旋而出的白发,我总替他们感到悲哀。他们,本该有一个可爱听话的女儿。可惜,我总是让他们失望,失望。一次又一次。
 
今天
 
     真的是下雨了吗?雨水打在窗台上,是那么的响。但是,天又是那么的亮。我在这雨声中醒来无数次,又无数次的再睡过去。醒来后,阳光洒在床上,刚才的下雨是作梦吗?探头出去,看见湿漉漉的街道,才得以证实。
    
     回程的车上,车子每前进一米,天就更暗一寸。然后,便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车窗外的山峦一层接一层,浓重的雾气围绕在四周。哦,我又想起虎跳峡了。又想起我们在雨中前进,又想起地上的马粪,又想起路边的野苹果,又想起我大红色的雨衣。
 
     由于路上塞车,只到傍晚我才回到广州。天已经快全黑了,踏出地铁口的那一刻,我的心里轻轻的说:我回来了。行人很少很少,满地都是黄色的落叶。我有一点疑惑,但这疑惑是对曾经离开或曾经逗留的疑惑?我已分不清了。
 
     头很痛。很痛。看了一部片子,然后,洗洗睡吧。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