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3大笑姑婆

 
     我今天,讲了非常非常多的话。讲我的童年,我的少年,以及我所有喜悦的悲伤的岁月。铁哥们坐在对面,静静的听着,淫笑着。咖啡慢慢变凉,我有点疑惑,或许那倾诉的对象不是他,而是日渐孤独的我。
 
    在那过程中,我发现非常多的遗失的片段,再努力,也想不起来。那些对于遗忘的恐惧,远远大于我倾诉的快感。其实,我有点想哭。于是,只好不断的大讲特讲各种恶心的笑话。那些疯狂的大笑,向来是我掩饰自己最好的手段。
 
    云南之行认识的小女孩,千里迢迢到来广东。死活要来见我一面,那种亲昵,有些久违。我的女人缘,从小到大好得出奇。无论老的少的,开朗的内向的,清高的亲民的,只要是女人。她们总对我流露依恋,喜欢跟我腻在一起,毫不保留的向我倾吐她们内心的故事。我却发现自己是个不识好歹的家伙,于是伤害了谁谁谁。即使老去,那些由过于亲昵带来的伤害,也许也不曾磨灭吧。
 
    前两天,共事的小女孩赠与我大笑姑婆的称号。姑婆是当之无愧了,至于大笑,大情大性总是我欣赏的品质。铁哥们说我自娱自乐的功力非常深厚,总不会闷着自己。哦,是的。再怎么说,我也曾经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如今不再年轻了,但是我也该在想哭的时候努力让自己快乐。包包与小黑,如果看到这里,一定会称赞我。因为,因为你们都已经不再在我的身旁,我只好把脆弱包装起来,换成你们都看不出来的模样,让你们安心。于是,我便也心安理得了。
 
    近来,《南方都市报》开设了一个“寄往天堂的信”的专栏,都是人们对逝去亲人的怀念的书信。每看一句,便掉一滴泪。但愿,我永远也没有机会写这样的信,但愿你们也是,我亲爱的朋友们。
 
    天气潮湿,连皮肤都似要渗出水来。阳光与阵雨间隔而来,我似乎闻到初夏的味道。那是我喜欢的味道,夏天是我最爱的季节。让热辣阳光与炎热气流赶快把我包围吧。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07年3月26日 下午8:51
    我曾对你说过:只要你需要我,我便只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
     
    从前、现在、以后,都是。
     
     

    回复

  2. 2007年3月30日 下午8:51
    小黑,我又要。

    回复

  3. 2007年4月4日 下午8:51
    在梦里,我们分别的时候,曾有深深拥抱。
    随着时间过去,甚至连那个梦都变得遥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