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往事

 
      三月,这个让人忧伤的季节马上要过去了。今天出门的时候,天灰沉沉的,像黄昏。经过烈士陵园,很多小学生聚集在门外,几个鲜艳的花圈。哦,我在小时候也曾经参加过悼念先烈的活动的。那时候,烈士陵园对于我来说和殡仪馆没什么分别,反正就是死人停留的地方。我还曾经恶作剧的指着几棵形态怪异的干枯树干,吓唬小伙伴说那是烈士的尸体变异而成。小伙伴被我吓得哇哇大哭,我笑得肚子都要翻了。
 
      木棉花开得好美好美,而那些掉光了树叶的树干,也像一个个站在路边模特一样,摆着高傲的姿势。我指着它们说,你看,木棉树多美啊。铁哥们不屑一顾,美什么美,你看在掉在路上让人踩得像屎一样。我气坏了,你懂什么啊~~木棉树的美,是孤独的美,是苍桑的美,是清冷的美。
 
      我和小树聊了一下午,直到窗外的天色变得昏暗。我留意他修长但不洁白的手指,稍稍深陷的眼窝,残留烟渍的牙齿,还有,那淡淡的香体露。这可爱的小男生,毫无戒备的向我坦露成长的经历,讲述童年的趣事。我微笑着,静静的听。也许只有这般年轻的男孩,才会有那些掩盖不住的真。他总爱偷偷的走到我的身后,摸摸我的头,似乎把我当成小女孩了。哦,可爱的小树,你是我所喜欢的。小孩。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小树讲起他过世的爷爷,在老人临走的前一晚,他守在爷爷房前,冷风刺骨。而我的爷爷,我对他没有太多的印象。只记得,在清冷的早晨,我跟随他去集市,他给我五毛钱去买芒果干。那一年,我隐约七岁。其他,便再无记忆。只是,他和父亲相貌极似。
 
      三月是敏感的季节,这个月里我似是生活在回忆里。所讲,所听,均是回忆。你的,我的,他的。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