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清明

 

 

      当猫在电话那边兴高采烈大呼小叫她找到工作了,我决定放弃。还有两个月才正式失业的她,每天必说,我已经失业一天了;我已经失业两天了……我已经失业六天了。我很庆幸,到第六天的时候所有的抱怨都一扫而光。而我,是的,我放弃找新工作了。我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呆着吧。你丫别跟我讲理想了,老娘决心要抱着那破机器度过我的26岁。屈指一算,还七个月哪……吗乐个巴子。

     冷死了。完全不给思考的机会,广州一夜之间冷得像冰窖。拜托,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现在的温度对我来讲已经很低了。我穿得像个熊,可还冷得直发抖。所以,请你也别再说冷笑话。顺便提示一下,别说话的时候总爱夹几个英文好么?如果你不是香港人,也不在外资企业工作的话,求求你别这样,我求你了。我哆嗦得的毛孔张大得可以钻进个老鼠。

     今天,我进这家公司已经足足半年了。好像过去了半个世纪,我又搬回旧位置,江景又尽收眼底了。可以离开工程部两几个大声公,我实在开心。师叔帮我装好电脑后,快乐的哼着小曲。

     “我说老人精,拜托你别哼老人歌好不好?”

     “是么?很老么?梦飞船很老么?”

     “……你可别告诉我你哼的是《不值得》……”

     “是啊。”

     “……你怎么哼得像粤曲。” 

      昨天清明,这段时间烈士陵园门口总挤满了小朋友,他们手里都象征性的拿着白色的菊花,一束或一朵。我真的很喜欢菊花,差点要问他们要一朵了。想起下午在士多碰见的老婆婆,正和一中年女人吵架。老婆婆碎碎念:你因住收尾个两年啊!我无言。

      后脑持续疼痛,换了个枕头后缓和了一点,但是仍然脑里塞满了铅。我难受。所以常常睡觉。  

      我想说个冷笑话,但是还是算了吧。有点累。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