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应召女郎

 
     一个电话急召,我便匆匆赶回公司。活脱的应召女郎。看见很多新面孔,我的心里有点虚。切,我虚个屁啊我,公司又不是我开的,发不出工资又不会找我要钱!只是,只是可怜了这些蒙在鼓里的孩子啊。我像看着他们一个个排着队往大火坑里跳,在旁边呐喊助威的,是那肥胖的老男人。而我呢,正在火坑的边缘死死往回爬,可是恶狠狠的肥胖男人踩住我的手。
 
      那个女人又在后面滔滔不绝的讲着跟广东话没分别的普通话,呃,硬要说有什么分别的话,她的广东话还是有点不准的,怪怪的调调。对,就是她,这个笨蛋财务坚持一切的资金来往都要用现金,似乎不知道这世上有支票和转帐这回事。
 
      我像个祥林嫂,每天不停碎碎念,对一切都诸多不满。在某个space里学了一招自我催眠,虽然没有达到什么神奇的效果,但是真的可以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听说那个的目的就是催眠自己平静下来。语无伦次了。
 
       那个新来的男生每次看见我脸都笑成一朵菊花,很热诚的样子。我,不知道有没有过这种表情,应该是有的吧。只是,我现在忘记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