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0十三楼的女人

 
     这里的后楼梯,没有可以睡午觉的大窗台,没有西斜的阳光,自然,也没有你。陈小多。理所当然的,欧小果不止一次告诉我,她想念我和你相遇的那个午后。太久没有见面,没有通电话,生活中没有了对方的影子,所以,日志中没有了你的名字。陈小多,欧小果。只有我自己。
 
     下午走在黄花岗100号,科学院的小路上。我累死了,坐在路边的小花园里发呆。忘了口袋里还有REN给我买的黑色YSL。这是最后一包烟了,不要再给我买烟了。
 
     去药店买执药,没有鳖骨,白白跑了一趟,却发现原来药方写的是鳖甲。我的日子就这样在失魂落魄中进行着。
 
     陈小多放弃中国式的离职了,问我吃回头草是否很贱。至少你还以为自己一直是在为理想而努力,而我连以为也没有过。
 
     下班回家的路上,又现偶遇骗子。我的样子真的好骗么?那么多人看上我。我很耐心的听完他的故事,然后告诉他前方不远便是派出所,可以到那里求助。他露出宽容的笑容,说理解理解,便匆匆离去。是的,你要对我宽容,要包容我不会被你欺骗的缺点,要理解我的聪明。
 
     我又遇见它了,那只黄色的大猫。它一点不怕我,走上来蹭我的腿。我很难过,回到家后又跑出去,它还在。赶快打包了鱼汁捞饭,跑出去拿给它吃。一边吃,一边抽气,我想它病得不轻。大猫,我想叫你小乖。
 
     彩虹跟我抱怨工作的苦闷,这个努力的小女孩。我想给你一个拥抱,彩虹。但我只是像男孩子一样搭着你的肩头,我想你会懂我的体谅。
 
     我想去长隆玩疯狂的机动游戏,把我撞得魂飞魄散。那是我想要的。
 
     江风从后面的落地大窗吹进来,我吃了感冒药,昏昏入睡。在梦里,我躺在甲板上晒太阳,轮船驶向未知的远方。我说,午睡像是鸦片,让人上瘾。
 
     我天天都在教导身边的人,过马路一定要走斑马线,因为保险其实不保险。特别如果没有买保险,就算没有车,也一定要红灯停,绿灯走,斑马线。
 
     仍然会在洗澡的时候,思考着生老病死的琐事。
 
     另外,我不喜欢用洗手液,我还是喜欢用香皂。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