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1中暑

 
感觉上,这段时间一直在瞎忙,东奔西走的。有点找不见自己了。
我想走回头去,看看那拥挤的公车夜归的的士阴冷的地铁下着小雨的街头熙嚷的饭馆里。
有没有我丢失了的灵魂。
如果谁捡到了,请通知我,我的电话是139********。
当面感谢,不是酬谢,如果要钱才能赎回,不要也罢。就当送你下酒了。
如果不介意,也可以邀我一同喝两杯的。
 
 
天气很闷,很热。昨天傍晚,我以为要暴雨要来了。静静的伫立窗前,等待一场洗礼。

天黑了一大半。飞鸟在与光电比赛,一转眼消失在仅存的光亮的尽头。
我有点担心,失去了光,它们是否会迷了路。
对面花园里的小孩也踩着直排轮,一副追风少年的架势。但细看了,却是被风推着走,力不从心的样子。
提了菜要归家的师奶踮着脚一路小跑,路边的公共汽车也跟着起哄,扯尽了油发出轰轰的怒吼。
这时候,大人呼唤小孩,小孩哭喊妈妈的声音此起彼伏。
周围的树却突然有静止不动了,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切恍似免费的闹剧。
沉甸甸的芒果,也不再散发诱人的香气。
我突然相信,一切都只是幻像。果然,不一会世界便恢复了最初的宁静。
 
 
我最近变得热心,也变得更冰冷。于是,有很多人很多人都变得不习惯了。
有人说我有病,有人说我没礼貌,有人说我发神经,有人说我冰棍对待热情,有人说我热心得像变了个人。
而我,面对这些褒贬不一的评价,只想睡个安稳的午觉。
 
 
阿娇阿SA被送走了。还记得临走前它们楚楚可怜的眼神,有不解,有哀求,也许更多的是怨恨。
而我可以做的,只是抚摸着它们小小的头颅,说声再见,愿你们的新主人可以给你们温暖的家。
我是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承担起生存的责任的人,又如何再去承载其他的呢?
即使只是两只小猫,那也是让我害怕的。像我,便是伪君子假好人的典范了。
如果在街上见到我,可以表明身份后朝脸唾一口沫,大骂一句伪君子假小人!不收任何费用。
 
 
尽管今天是星期一,但也已经作好了周末不出门的打算了。
不接受邀请,也拒绝登门造访。因为,我想静一静。
我想在家好好擦擦地板,洗洗床单,煮一壶咖啡,在温情脉脉的灯光下看完近期买的书。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7年6月5日 下午2:31
    嘻笑怒骂,自成文章。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