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

2过敏的六月天

 
昨晚加班到凌晨,坐的士回家。司机大哥似乎正在练习飙车技术,把湿滑的公路当成秋明山了。
我坐在后坐,紧紧拉紧扶手,看着他不停快速的换挡,绷直了腰和手臂。
一直在车上想,不会就这样命断海印桥吧。
 
一直在下雨,广州显得闷热而潮湿。我的皮肤过敏了,胸口起了一小团的红色疙瘩。
刘中任就这样走了。我只能说保重。也许我永远也无法体谅你,就像你永远无法理解我一样。
 
近来发现翻版大行其道。办公室里有翻版刘翔,翻版饺子,翻版菊花。
新来的两小孩很不礼貌,过去读的十几年书似乎并没有让他们领悟一点做人应该有的素质。
其实,什么叫应该有的呢?也许他们认为那些都是多余的。
现在我的思想落后得很重要,完全不懂现在的小孩在想些什么。
又如何呢?我只是过客罢了。
 
昨晚做梦梦见陈小多了。在我极其珍惜而短暂的睡眠里。那丫由始至终一刻也不离开。
咱们去了阳朔,我掉进了湖了。她没有拉我,我也就扑通扑通的自己挣扎的爬上岸。
我带她去看我喜欢的那个男生,路上偶遇我的大学同学–小婷婷,她的音容笑貌,近在眼前像是昨日重现。
走错了路,一遍一遍的绕,陈小多似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了。
 
喝了一杯美禄。没有我想要的发腻的甜。
终于快下班了。我还是会在路上听我喜欢的“潘多拉–爱一世音乐”。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1. 2007年6月8日 下午5:32
     你的文笔很好 应该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但是 感觉你是一个标准的二奶。

    回复

  2. 2007年6月8日 下午5:32
    别在这里自以为是的侮辱人了。你不懂尊重人,也应该尊重自己。
     

    回复